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后沙月光:中国和以色列的关系  

2017-04-07 09:0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色列建国是在194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49年。但两国一直等到上个世纪90年代才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从表面上看,显然两国关系并不融洽,否则也不用拖到1992年才建交。如果中国跟一个国家建交有障碍,那么最主要的原因一定是台湾问题,然而对于以色列来说却并没有这个障碍。在这坎坷建交之路上,其间发生了什么?遇到了哪些波折?并不为人所了解,反而在网络上造成了以色列“报恩说”。本文标题就是套用了某篇传播甚广的报恩文。要剖析中以之间的内在关系,首先得从什么是以色列入手。

犹太人复国

      以色列建国的思想根源来自于犹太复国主义,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都离不开对犹太复国主义的争论。《创世纪》12章7节,上帝对亚伯拉罕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从此,犹太复国主义便开始了,摩西走出埃及,在后世犹太人眼中,他就是复国主义者。经过众所周知的一些遭遇,犹太人失去了国家,散落在世界各地,背负着宗教和世俗的骂名,将他们世世代代凝聚在一起的是犹太教,而并非是血缘。当他们累积了庞大的财富后,在1897年的瑞士巴塞尔召开了第一届犹太复国主义大会,然后将这种主义加以润色,演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存在下来,这个民族的未来有了一个清晰的指向。那时候离希特勒上台还很早,欧洲反犹是一种普遍情绪,并且是光荣的事情。犹太人想回到耶路撒冷,哪怕是死在那里。
 
      二战结束之后,犹太人的意识形态更加坚定,1948年5月14日,本.古里安宣布以色列正式建国,将之前存在于巴勒斯坦地区的非正式军事,行政,劳工组织转化成了国家机构。但他们还没脱离大英帝国的委任统治。美国和苏联在第一时间都承认了以色列,这对它在国际秩序中的合法性有着决定性作用。同时,犹太人跟阿拉伯人的撕杀也从此走进了新阶段。1948年,1956年的战争,以色列人都取得了胜利,1973年10月的斋月战争,以色列士兵甚至向西逼近开罗。在大国居间调停下,1978年9月17日有了“戴维营协议”,也就是中东和平纲要,然后是1979年8月的埃以和平协议,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算是暂停了下来。

以色列在中东立足,离不开三个事关生死存亡的问题:
       一,犹太教既是社会行为规范,文化道德准则,也是立法根基。如果离开这一点,以色列意识形态会迅速崩溃,一个国家意识形态崩溃,国家也将不复存在。
       二,世界犹太人向以色列移动和以色列人向外移动的比例,同样事关存亡。说白了就是人才去留问题。
       三,与阿拉伯人的关系处理(对敌之策)。

      这个三个问题,作为中国人也可以思考一下。对于犹太人来说,它们占领巴勒斯坦的土地,有一套心安理得的自我安慰的逻辑:“这片土地没有民族,这个民族没有土地”,所以这是天意。以色列前外长阿巴.埃班曾说过:国际上“不准犹太人入内”的牌子一旦撕下,就不可能再让它重新挂起。对于历史上的种种磨难,犹太人认为:如果一个犹太人在“哭墙”之下,没有一点悲伤之感,那么他精神上已经被阉割。阿拉伯人被镇压,被驱赶,被奴役,这些为国际社会所公认,反过来,阿拉伯人的不谈判,不和平,不承认纲领,也是导致巴勒斯坦地区永无宁日的原因。所以双方都有温和派和激进派,而温和派更令人生厌。

中以关系起起落落

      对于中国来说,在50年代中以两国不存在利益冲突和直接矛盾,以色列在一个中国原则上很明确,并没有试图同台湾建立官方关系。以色列是中东地区最早承认新中国的国家,1950年1月9日,以色列就正式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回电表示赞赏和感谢。按正常发展,中以在1950年完全可以顺利建交,中国那时是不会顾及阿拉伯人感受的,因为1950年8月,阿拉伯联盟专门通过决议,保持与台湾关系,不承认新中国。

       以色列出于什么原因迅速承认新中国?(敲黑板)
       一,务实,跟英国一样,不相信蒋介石还有翻盘机会。
       二,留在中国的犹太人及财产处理,需要与中国谈判。
       三,一中原则,有利于以色列反对巴勒斯坦独立建国。
       四,本.古里安有一些马克思主义理想,并在美苏之间找到平衡,中国自然也是他渴望发展双边关系的大国。

      跟报恩有一毛钱关系吗?没有,这是真真实实从国家利益出发。然而,就在中以关系看起来一片光明之时,一股难以预测的狂风,吹熄了这支光明之烛。1950年,以色列在联合国表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席位时,投下了赞成票,中国则在阿以冲突中保持中立态度。中国那时谴责的是英法殖民者带给中东人民的灾难。6月20日,周恩来派代表与本.古里安派出的使者在莫斯科会面,商谈两国建交可能性。但时间不等人,以色列国内走完程序后,已是6月28日,这一天,国会同意与中国建交。以色列知道问题严重了,早个十几天也许情况会完全不同。因为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这时间刚好卡在中以接触和以色列国会辩论期间,这样以色列就面临着站队问题。在美国压力之下,以色列中断了与中国进行的建交谈判,采取了疏远中国的态度。那么在联合国军中有以色列军队吗?没有(可以百度)事实上以色列是有派人,它派的是医疗队。在立场上保持与美国一致,但又不加入与中国交战一方。

       朝鲜战争结束后,中国试图恢复与以色列谈判接触,但以色列选择了逃避。与美国和西方国家保持完全一致,才符合以色列最大利益。1954年4月,周恩来出席了日内瓦会议,随后英国与中国建立了代办级外交关系,美国与中国有了大使级接触。以色列马上意识到回避中国是非常不明智之举,马上改变策略,通过驻缅甸大使哈科汉与中国建立联系。两国这时的接触主要就在仰光使馆中展开。1955年1月底,哈科汉大使率以色列贸易代表团访问北京,周恩来亲自接见了他们。3月,以色列邀请中国贸易代表团回访以色列。但这时,有一个人极力反对以色列的做法,他就是驻美大使,后来的外长阿巴.埃班(上面提到过这人)。他几乎成了白宫代言人,以色列最终放弃了与中国的建交谈判。

       1955年4月,中以建交机会再次出现,就是”万隆会议“,周恩来将出席这次会议,以色列也想参加,将接触层次迅速提高到政府首脑级别。万隆会议请谁不请谁,当时没有明确机构,但印度等不结盟国家和东道主印尼的态度很重要。三哥一开始欢迎以色列参加,结果阿拉伯世界全部闹了起来,三哥居然食言自肥,把以色列推到了门外。三哥跟以色列有外交关系,但又不是大使级关系,这下把以色列弄得不很愉快。周恩来因此也没有机会与以色列总理面谈,但万隆会议上中国外交收获非常大。

       三哥跟以色列的不愉快,直到1962年中印战争后,才慢慢改善,以色列向三哥卖武器,三哥一边捂脸说不要,一边让以色列军火船靠岸。结果又得罪了阿拉伯人。万隆会议之后,中国的外交政策开始变化,毛泽东的外交指导方向是“一条线,一大片”。我们不但支持埃及拿回苏伊士运河主权,还支持巴勒斯坦解放运动,埃及,苏丹,摩洛哥,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等国家纷纷斩断与台湾关系,转向与北京建立良好关系。这时压力在以色列一边,中国从中立,变成了向以色列对手伸出友谊之手。以色列这下就急了起来,不顾美国反对,正式照会中国外交部,明确提出要准备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但周恩来已经把这扇门关上了,从与中东各国关系的全局考虑,中国冻结了与以色列的建交进程。

      1958年8月23日,毛泽东下令炮轰金门,美国急忙从中东抽调航母,大大减轻了阿拉伯人民在黎巴嬾问题上的压力。这种大手笔的战略牵制,使中东及近东各国看得心服口服,至此,除了美国铁杆盟友(如沙特)之外,该地区国家都纷纷向中国靠拢。对整个中东地区,中国实行了“亲阿反以”的基本外交政策,以色列已经不再如它想像的重要,以色列在《人民日报》文章中成了侵略者,同时,中国不再支持巴勒斯坦地区分治决议。

      以色列从美国侵略工具,没过几年,就升级到了美帝走狗。中国也不用以色列称呼这个国家,而是“犹太复国主义集团”。到了六十年代,中国不再承认以色列护照,拒绝与以色列贸易,回避一切官方接触。但在1963年,周恩来还是给以色列写了一封信(禁止核试验),以色列高兴坏了,赶紧回信响应。但整整两年中国也没有回信,其间中国原子弹引爆成功了。1965年以色列总理再次来信,中国还是没回复。1971年,中国恢复了联合国席位,以色列投了赞成票,并发了来贺电,被中国退回。

      中以关系令人费解的是,当中美关系升温,尼克松访华后,连中日关系都在正常化,而中国对以色列一直是拒绝态度。主要因素我自己觉得有两点:
       一,阿拉伯世界这一大片,重要性远远大于以色列一国。而以色列又是他们死敌。
       二,意识形态决定亲疏。

      直到1977年埃及总统访问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一片骂声中,中国发声支持阿以和解,以政治手段解决中东冲突,没有对巴解组织一边倒。1980年开始,中国降低了对以色列的攻击调门,并默认以色列在中东的生存权和独立权。1987年以色列共产党得到访华机会。1989年允许外国人接以色列护照入境。

      八十年代期间,中以非官方比较频繁,主要地点是在香港。但中国并没有急转弯,而是慢慢来。苏联解体后,加上中国刚从惊魂未定中走出来,整个国际格局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1992年1月24日,中以两国历经坎坷之后,终于建立了外交关系。这时,以色列的角色变成了,中国突破美国对华军售禁令的一扇后门。



多数人不知道的中以往事(二) 

       从七十年代末开始,中国降低了对以色列批评调门,默认它的生存权。希望阿以问题通过政治对话,和平解决。两国关系全面正常化之前,中以接触地点主要是在香港,中国对中东地区的外交政策也从袒护阿拉伯国家转变为不偏不倚,但对巴勒斯坦解放运动的支持没有改变。

      1980年7月24日,中国代表在联合国第七届紧张特别会议上首次正式阐述了自己在中东问题上的立场:
       一,以色列必须撤出在1967年战争中占领的领土(包括耶路撒冷)。
       二,必须恢复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权利(重返家园,建立国家)。
       三,中东各国都有独立和生存的权利。
       这三点直到中以建交之后,也没有改变。

      仅过一年,中国就面临着考验,1981年以色列空军悍然空袭伊拉克,炸毁了它的核反应堆。把萨达姆给气的,这核反应堆花了他们不少银子,还在建造过程中,于是,萨达姆咧着大嘴,泪汪汪的要全世界正义国家给他做主。中国选择了随大流,国际社会基本反对以色列这种侵略行径,于是,我们也谴责了几句。但以色列没受到任何制裁。犹太人不怕骂,我行我素,国家安全第一,人权什么的,少来这一套。
?
       1982年6月,以色列再次站在国际社会对立面,悍然出兵黎巴嫩,引发第五次中东战争。大家现在都知道朝鲜不听话,天天跟国际社会对着干,很烦人。以色列可比朝鲜烦人得多。联合国安理会连续通过12项决议,其中6月6日的509号决议,明确要求以军撤兵,由联合国派维和部队进入交战区。以色列却在开战前半小时前要求联合国维和部队死一边去,别挡路,因为它要替6月3日遇刺身亡的驻英大使报仇。直到1999年联合国屁也不敢放一个,除了谴责还是谴责,眼睁睁看着黎巴嫩南部沦为以色列划定的“安全区”,如果没有叙利亚死扛,黎巴嫩面临全面沦陷。以色列有被制裁吗?没有,因为美国一票否决。以色列私自拥核,还出手打人好几次,根本不鸟联合国,谁敢把它怎么样?朝鲜呢?自求多福吧。

中国以色列和伊朗核问题

      伊朗核问题是中以关系的一个难点,对中东国家军售,能让中国赚不少小钱钱,从两伊战争开始,我们就正式在中东摆起了军火小摊。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哈!”“导弹,机枪,地雷,中东包邮!”“新店大酬宾!”跟美苏军火超市相比,我们只是小摊贩一个。但东西好呀,又便宜,沙特,伊朗,伊拉克买了还要买。以色列当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中国的军火交易量不过几十亿美元,美苏卖得欢,单单指责中国说不过去。90年代初,中国开始向伊朗转让一些核技术(发电),这钱可好赚了,但得天黑后才能交易。结果以色列知道后,就马上跳脚了,一边劝中国不要转让这东西,一边找美国粑粑告状。

      伊朗本来就有一些核技术,他的技术,既不是来自中国,也不是来自苏联,而是来自德国。伊朗最早的布什尔核电站,就是在70年代由德国人帮着建起来的,1980年被萨达姆给炸毁了,第二年他自己的核电站也受报应。90年代,伊朗经济快速恢复后,又想搞核电站,德国这时不敢再提供帮助,伊朗这才找到了中国,中国的核电技术相当靠谱,也想赚这个钱,并且利用这机会,建立品牌,打开市场。1992年,拉夫桑贾尼总统访华,正式提出这项合作,中国同意考虑向伊朗提供核电设备,但是要在联合国机构监督下搞哦!1993年拉宾总理访问北京,希望中国停止把地对地导弹和非常规武器卖给伊朗,并且从此后,每一次以色列总理访华,都要表示一番对伊朗核能力的担忧。如果中国停止这些交易,以色列有好家伙给中国。

       从国际舆论上来说,中国被炒成了伊朗的幕后支持者,核电合作更是不可容忍,但问题是,德国帮伊朗开发核电时,媒体为什么就当看不见?1996年,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用神出鬼没的快艇试射了中国制造的C802导弹,美国直接就跳了出来,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能力越强,美国愈是坐不住。美国带头威胁要对中国制裁,再卖就不客气。1997年中国领导人访美时表示,那就不卖咯。

       1997年中国中止了与伊朗核技术合作,换成了俄罗斯接手。普京上台后,2002年7月,俄国承诺为伊朗修建5座核电站。这事平静了九年,结果在2006年7月14夜,黎巴嫩真主党空袭了以色列护卫舰,造成四人死亡,多人受伤。事后一查,他们用的是C802导弹,靠!中国不是说不卖了吗?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全部将矛头指向了中国,德国《图片报》还列出真主党拥有的导弹种类,指出大多数为中国制造。黎巴嫩站出来说,这些C802型导弹全是我自己生产的,与中国无关。7月31日,伊朗核问题被首先提交到联合国安理会, 也就是1696号决议,要求伊朗在一个月内停止一切浓缩铀提取,否则制裁。从此伊朗核问题走向国际化,成为拉锯战,但国际社会忘了,以色列拥核也是不合法的。

       军舰被袭一事,以色列政府保持沉默,但两个月后, 以色列五名议员组团访问了台湾,这是历史上第一次,中国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很明显,在伊朗核问题上,中以双方分歧严重,各自利益点不同,如果没有台湾这个软胁,中国在外交会主动得多。不然,你经常得让步。

中以军事合作

      从军事上来说,美国一直是以色列的保护神,否则,以色列在建国之初就会被埃及军队灭掉,当时埃及军队已经推进到特拉维夫附近,并控制了内格夫所有的交通要道。结果1948年6月11日,美国喊停火四周,阿拉伯人居然同意,把历史性机会从手中丢掉。美国在中东地区也有了一个最坚定的盟友。从1974年开始,美国军火大型公司,开始在以色列投资,大规模建立军工合作企业,同时,以色列还将缴获的苏制武器进行研究,练成了自己独门武功。

      而中国则是美国的潜在敌人,美国不乐意看到一个工业化,强大,统一,快速崛起的中国。所以美国会给以色列高尖精军事技术,而哭着喊着要给中国送“民主”。中美两国战略利益是南辕北辙,这两个大国早晚会有一天碰撞在一起。而以色列又与美国死死捆绑在一起。

      这样就决定了中以关系的基本格局:
      一,两国在政治关系上没有发展到全面合作的可能性
      二,全面经济合作也不具备可能性
      三,军事合作如履薄冰,变幻莫测。

      说白了就是利益交换,各取所需。中国不可能向以色列一边倒,而失去阿拉伯世界(能源),以色列也不可能向中国一边倒,而开罪美国。在军事合作方面,以色列一直是在美国眼皮底下行事,起初美国睁一眼闭一眼,在89年西方全面封杀对华军售后,以色列就成了一扇后门。

      1992年开始,以色列向中国出售拦截“飞毛腿”技术,也就是“爱国者”防导技术,美国向以色列指出这是非法行为,但没有坚决反对。1994年,中以开始费尔康武器系列(预警机)贸易,美国也是冷眼以对。克林顿上来后,开始松动对华武器禁售政策,美国的一些导弹行业公司也开始陆续与中国合作。1999年,美国原形毕露,炸了中国驻南盟大使馆,中国国内掀起反美浪潮。1999年底,“李文和间谍案”,在美国掀起了反华浪潮。2001年,中美南海撞机。中美军事合作陷入停滞时期,这直接影响到了中以军事合作。原本合作得好好的,合同也顺利签定的费尔康预警机交易。结果到了2000年4月,美国开始公开指责以色列这项军售计划。2000年7月美国警告以色列,如果想赚这2.5亿合同的钱,那么美国要停止28亿美元的援助。

       巴拉克内阁展现了犹太人无诚信的一面,撕毁合同,中止这项军售。合同都订了,不管你有多少压力,但生意不是这么做的。以色列道歉,并表示赔钱。中国要求赔偿12亿美元,虽然合同中止,我们一分钱没付,但我们停下相关开发项目,等待以色列到货的时间,这些损失相当可观。卡察夫总统承认这是一个愚蠢而幼稚的行为,以色列两面不是人,赔钱又丢人,最终以色列赔给了中国3.5亿美元,两国关系也陷入低谷,整整四年后,才恢复了最高层接触。但实际上单从利润角度看,以色列是赚了,美国同意它卖给另一个国家。

      以色列就跟那个国家谈,2.5亿美元的合同,以色列开出了12亿美元,准备讨价还价。那个国家说,要不减一亿成不?长期合作。以色列一咬牙,行,11亿美元,卖你了。那个国家叫印度。等2004年中以关系翻到新一页时,中国又打算跟以色列合作新的军售交易。但之前,美国开始一笔一笔翻中以老帐。1992年的飞毛弹拦截技术转让,你以色列已经危害到美国安全,必须停止,于是以色列就停了。2004年,国防部军工负责人亚龙局长访华,打算恢复飞毛腿技术交易,美国直接要求以色列把他撤职。同年12年,中国将一架哈比无人机送到以色列检修,说是有点故障。美国冷笑,不就是想升级吗?别以为我不知道。

      这下美国对以色列新帐老帐一起算,提出了三个要求:
      一,专门建立对华军售备忘录(美国共管),开除四名国防部“失职”官员
      二,严格规范武器出售系统,进行严密监测,违规官员,企业要严惩。
      三,与中国军售合同细了不得对美国保密。

      2006后,以色列国防部成立出口控制部门,每一项对华军售项目都要经美国过目,而且人为的增添许多极为繁琐的手续。其实就是关闭了中以军售之门。同年9月,上面说的以色列国会议员团去了台湾,虽然表面上是黎巴嫩问题,实际上是美国因素在起作用。早在1991年,中以未建交前,以色列就想向台湾出售战机,被北京叫停。1993年,以色列再次尝试向台湾出售情报卫星,又被北京拦住。之后,台湾在美国拒绝出售捕食者无人机后,向以色列寻求购买哈比无人机,以色列不敢卖它实物,但帮台湾造了一些质量不高的无人机。2006年开始,以色列与中国台湾以技术合作为主,而避开了实物交易。像雄一,雄二,雄三飞弹的主要设计师王德胜就是学成于以色列。不知道以色列对台湾这些年青的纳粹怎么看?

      中以关系没有一些人想像的那么好,也没那么坏。除开军事领域,双方在农业,信息,生物工程,电子设备等方面的科技合作还是相当顺畅。无论将来中以关系如何进展,都绕不开美国。而美国与中国战略利益上的根本性矛盾,谁也无法解决,中以关系谈不上多少长期利益,主要是围绕着短期利益交换打转。

      犹太人虽然在美国各领域影响极大,但与以色列本土犹太人还是有很大的利益区别。中国自古以来也没有反犹历史,反犹意识,这跟欧洲完全不同。以色列人不应当处处跟随美国来定位对华关系,甚至背信弃义,这不符合中以双方的利益。
?
      最后重复一句犹太名言:在别人不敢去的地方,才能找到最美的钻石!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