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王小石:看美军怎样使用化学武器制造灾难  

2017-04-18 11:0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战以后,美军在战争中最多次数地动用化学武器,从朝鲜战争中使用细菌战,到越南战争中使用剧毒橙剂,再到入侵伊拉克战争中使用了贫铀弹,都暴露了美军才是化学武器恶魔的事实真相。如今,美国政府摇身一变控诉朝鲜和叙利亚动用化学武器,并以此作为发动战争的借口,这贼喊捉贼的套路太假了吧?

       近段时间,由西方媒体主导的国际舆论中,化学武器成为了高频热词。美国政府先是指控朝鲜特工用化学毒剂VX杀死了金正男,又认定叙利亚政府军对反政府军控制地带使用化学武器轰炸。在尚未展开国际调查前,特朗普便命令美军动用59颗战斧巡航导弹轰炸了叙利亚政府军空军基地。面对来自俄罗斯等国家的质疑,美国摆出了我站在人道高地我怕谁的无赖姿态。然而,事实却是世界上在战争中动用化学武器最多的国家除了日本便是美国。越南至今仍受“橙剂”化武灾难折磨便是明证。“橙剂”是越南战争期间美国使用富含剧毒二恶英的化学武器,由孟山都、陶氏化学等公司生产。由于当时这种化学毒剂是装在桔黄色的桶里的,故名“橙剂”(Agent Orange)。美国共向越南喷洒了7200万升“橙剂”,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畸形胎儿和环境污染。

      1984年,经过漫长而艰辛的诉讼,孟山都、陶氏化学等橙剂制造商向一个美军老兵基金会支付了1.8亿美元,以补偿他们受到的橙剂的伤害。但是这些公司拒绝认罪,对遭受橙剂毒害的越南人,至今仍一分钱也不付。美军使用化学武器所造成的重大伤害即便赔钱也远远无法弥补。

 1.美军越战使用化学武器“橙剂”制造了惨重人道灾难
      上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美国陷入越战的泥潭。越共游击队出没在茂密的丛林中,来无影去无踪,声东击西,打得美军晕头转向。越南游击队还利用长山地区密林的掩护,保证了物资运输的畅通。美军为了改变被动局面,切断越共游击队的供给,决定首先设法清除视觉障碍,使越共军队完全暴露于美军的火力之下。为此,美国空军实施了一场“牧场行动计划”。他们用飞机向越南丛林中喷洒了7600万升落叶型除草剂,清除了遮天蔽日的树木。这些落叶剂都是由剧毒的化学毒剂制成,喷洒时虽经稀释,但毒性仍然相当高,不管是阔叶林还是针叶林,只要遇到这种制剂,树叶就会在很短的时间掉光,树木甚至会因此死掉。美军还利用这种除草剂毁掉了越南的水稻和其它农作物。他们所喷洒的面积占越南南方总面积的10%,其中34%的地区不止一次被喷洒。
       “橙剂”中含有毒性很强的有毒气体二恶英,其化学性质十分稳定,在环境中自然消减50%就需要耗费9年的时间。它进入人体后,则需14年才能全部排出。它还能通过食物链在自然界循环,遗害范围非常广泛。加拿大一家环境公司在越南进行土壤样本采集和调查后发现,虽然战争已远去多年,越南人仍然在遭受着橙剂引发的癌症、基因变异等疾病的折磨。“橙剂”已成为美军留给越南人的一份有毒遗产,成为他们难以抚平的伤痛。由于越南受害者血液中的毒素含量远远高于常人,其身体因此出现了各种病变。更为严重的是,毒素改变了他们的生育和遗传基因。在越南长山地区,人们经常会发现一些缺胳膊少腿儿或浑身溃烂的畸形儿,还有很多白痴儿童。这些人就是“橙剂”的直接受害者。据统计,越战中曾在南方服役的人,其孩子出生缺陷率高达30%。此外,在南方服役过的军人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也非常高。
       搜狐网新闻《越战美军橙剂遗毒制造的畸形儿[组图]》曝光了多张越南儿童受害者图片,惨不忍睹,只选取几张放入文中。更多图片参见http://news.sohu.com/20100622/n272976464.shtml 和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318/15/1362580_102288129.shtml
       这组图中的人物只是越南当地“橙剂”受害者中的少数一部分,他们的生活用触目惊心来形容丝毫不过分,看看这些无辜的孩子们,自诩“人道之邦”的美国,又该当如何“自圆其说”呢?
       除了越南人民,就连参加越战的美国老兵也深受其害,目前除糖尿病外,美越战老兵所患的病中,已有9种疾病被证实与“橙剂”有直接关系,包括心脏病、前列腺癌、氯痤疮及各种神经系统疾病等。研究数据表明,参加过“牧场行动计划”的老兵糖尿病的发病率也要比正常人高出47%;心脏病的发病率高出26%;患何杰金氏淋巴肉瘤病的概率较普通美国人高50%;他们妻子的自发性流产率和新生儿缺陷率均和比常人高30%。
       无独有偶,1999年11月20日,在美国和韩国国内强大舆论的压力下,美国国防部终于公开承认,31年前的1968年建议使用“橙剂”破坏朝鲜半岛非军事区林木的是美国政府,而不是傀儡韩国当局。在得到确实的消息后,韩国“越战老兵协会”立即采取行动,公开了热线电话,要求当年参与喷洒“橙剂”的韩国军人通过热线电话登记身份,以确定具体的受害人数。有些当年参与喷洒“橙剂” 的老兵直到这时才回过神来:难怪妻子生下了怪胎,原来是“橙剂”在作怪!详见新浪新闻《美韩“橙剂事件”的前前后后》http://news.sina.com.cn/world/1999-11-26/35313.html
      1999年,加拿大国家广播电台CBC播出了对美国政府环境保护署的环境化学家凯特?詹金斯博士所作的一次采访。在谈到孟山都面对美国老兵因暴露于橙剂中受到二恶英毒害而提起的诉讼时,詹金斯指出:【“孟山都非常担心受到越战老兵起诉的影响。因此,他们对这些诉讼十分担忧。在越战老兵起诉的过程中,孟山都发布新闻稿说,他们的研究表明,二恶英根本就不是致癌的原因。这些研究的经费是孟山都给的。其目的是拒绝对越战老兵所患癌症及他们孩子的生育缺陷给予赔偿。当你因暴露于二恶英中而起诉一家化学公司时,你在法庭里是赢不了的……我是个化学家,从1979年开始就在环境保护署作环境科学研究。我能看到孟山都聘请的那些科学家的报告。至于我对这些研究的评价,我会用这么一个字眼——受到了操控。他们设计的实验得出了他们想要的结果。被假定为未受二恶英影响的人口,实际上受到了影响。某些关键性的癌症病例也由于伪造的理由而被排除在孟山都的研究之外。”】由于公开了这些事实,詹金斯被美国政府调离,到了环保局的另一个部门,而且受到了两年多的骚扰。在历经多年漫长而艰辛的诉讼之后,1984年孟山都、陶氏化学和其他橙剂制造商向一个美军老兵基金会支付了1.8亿美元,但他们拒绝认罪。十多年以后,对于受橙剂毒害的越南人,这些公司连一分钱也没给。

2.“橙剂”的幕后黑手
      橙剂是美国国防部付款采购,由孟山都、陶氏化学等化工企业生产制造。
孟山都公司成立于1901年,它最初是以生产人造甜味剂(糖精)起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孟山都进入了医药领域生产阿司匹林药品,后来靠销售石油化工品和生物武器暴发,最后成为破坏环境的农药甚至原子弹的铀提炼等化学污染产业大鳄。
越战时期美军使用的生物武器“橙剂”,美军就是用这个“橙剂”把越南游击队用来藏身的茂密森林,烧成了光秃秃的山坡。“橙剂”中含有剧毒“二恶英”,“二恶英”号称世纪之毒,其毒性是砒霜的900倍,80克可以致80万人死亡,可能诱发癌症、心血管疾病、肝脏疾病、生殖系统紊乱和发育障碍等一系列疾病,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孟山都公司是美国军队橙剂的主要供应商。孟山都生产的橙剂所含二恶英要比陶氏化学公司生产的橙剂高很多倍,陶氏化学公司是用于越南的橙剂的另一家主要供应商。二恶英是人类已知的最剧毒的化学物之一,允许的含量是以万亿分之几计算的,理想的含量是零。孟山都生产的橙剂与其他公司生产的橙剂相比,更具致命性。美国国内使用的三氯苯酚的二恶英含量在百万分之零点零五左右,而运往越南的高达百万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比正常值高1000倍。(柴卫东《生化超限战》第一章http://read.dangdang.com/content_2285972?ref=read-3-C&book_id=13834 )多氯联苯也是孟山都的主要产品,他在安尼斯顿镇的工厂给当地带来重大的污染,当地居民普遍多氯联苯超标。2002年,孟山都公司被判罚款7亿美元赔偿安尼斯顿镇的居民。而多氯联苯剧毒污染其实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被孟山都发现,却被孟山都公司刻意掩盖了40年。
     1981年孟山都开始转向生物技术领域,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孟山都的科学家终于研制出一个经过人工修改的植物细胞,这是第一次在人类历史上改变了植物细胞的基因,实现了生物技术领域的重大突破。1990年,孟山都将所有有关化学制品的业务转移给一个新成立的名叫Solutia的公司,也将很多化学污染诉讼留给Solutia。和曾经的跨国生化巨头陶氏化学、杜邦一样,孟山都也摇身一变,彻底告别了不光彩的过去,变成了一个完全彻底的跨国生物技术巨头,也成了世界主要粮食作物的转基因种子的专利持有者和控制者。

3.孟山都们的“种子霸权”
       根据2006年的数据,世界前十大种子公司销售收入为130亿美金,占全球种子市场销售额的57%,而前四大公司销售额就占全球的44%,其中孟山都排第一,杜邦第二,先正达第三。均为转基因种子产业为主,直到第四名法国的利马格兰才是传统种子公司。有一部法国纪录片《孟山都公司眼中的世界》,诉说一个劣迹斑斑的化工企业、战争毒剂的制造商—孟山都正在全世界攻城略地:印度农民悲惨的命运、阿根廷哭泣的声音、非洲大陆的饥荒、巴西、巴拉圭农业产业失陷,被孟山都转基因席卷过的地方,灾难与贫穷将伴随着“垃圾人口”的悲惨命运,印度的贫民窟与几千人一个的厕所,法国导演和全球顶级的各路专家,记录一个真实的孟山都,记录一个真实世界的转基因。(中文字幕视频地址: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6AH_EFMgpMs/ )该片一开始就以一种彻底清算的态度揭发了孟山都的罪恶历史,孟山都曾经生产一种PCBs(多氯联苯),早在60年代Monsanto公司就知道多氯联苯的巨大毒性,但对公众严格保密。那么毒性有多大呢?在阿拉巴马州的Anniston镇的雪溪河(Snow Creek),也就是排放残余多氯联苯的河,1966年有个生物学家向河里放了25条鱼,结果10秒内鱼就翻了白,3分半就死光光,导致现在Anniston成了无人镇。”正因为有毒性极强的农达的存在,才相应产生了抗农达的转基因大豆,而且世界上85%以上的转基因农作物是抗农达品种。但即便纪录片制作者也不能把转基因技术作为谴责对象,他将质疑的视角转向了FDA针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规定,即是否该把GMO作物和传统方式产生的食物以相同架构进行处理。基因本身并不存在任何危害性,引起争论的环节是将一种基因注入另一种作物时的方式,而孟山都不仅未能做好充分测试,还贿赂政客使其迅速批准基因技术在他国的应用,甚至迫使从事GMO研究并持反对观点的的科学家失去工作。影片直到后半部才进入主题,孟山都以收购和申请专利的方式垄断了发展中国家的种子市场,低价倾销战略和基因污染问题使得传统作物无处容身,在控制整个市场后,就可以任意抬高种子价格。
        孟山都中国区总裁艾博文是这样解释的:【“对我们这样的公司来说,我们开发一种这样的产品,通常需要十年时间,投入1.5亿美元用于研发直至商业化。我们投入这样的巨资,是因为我们希望在推出产品后可以得到合理的回报。”】
        黑龙江农科院专家张瑞英表示:【“孟山都在转基因作物研制方面投入了几十亿美元资金,技术优势即便形成垄断,别人也没法说什么,因为这是巨资投入的产物。孟山都的技术成果应该受到保护。”】
       另外一面,购买了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种子,也同时必须购买孟山都的农药才能确保农作物的正常生长。掌握住种子和农药两大块专利产业,孟山都等转基因巨头就掌控了世界农业的产业链源头。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放言:【“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的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转基因四大巨头公司若是真的彻底摧毁了传统种业,他们会怎样做呢?

4.孟山都们的“强势后台”
        在孟山都的世界版图扩张中,受到来自独立科学家和公众们一拨接一拨的反对,但是,它依然无可遏制地越来越强大。
1995 年,英国政府委托罗威特研究所就转基因食品进行研究,以制定科学检验方法的标准,负责此项研究的是基因领域顶级专家普兹泰博士,他怀疑:【“食用转基因马铃薯的影响是轻微的生长缺陷,它对免疫系统也有影响。试验用鼠在食用转基因马铃薯110 天后免疫机能有些减退。”“如果是我,在得到科学证据之前,是绝对不会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但是,48 小时内,普兹泰博士和他的夫人接到研究所的解聘通知,并被要求不许透露任何研究信息,否则连养老金也保不住。
       五年后,普兹泰才搞清楚他在电视上露面48小时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细节,他的发现揭示了转基因农作物政治的阴暗面。普兹泰在罗威特研究所的几个已经退休(因此不怕丢掉饭碗)的同事私下告诉普兹泰,詹姆斯所长曾经两次接到布莱尔首相亲自打来的电话。布莱尔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一定要让普兹泰闭嘴。詹姆斯害怕失去国家的财政支持及发生其他更糟糕的事情,决定让普兹泰作为牺牲品。普兹泰还听说布莱尔最初是接到了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打来的一个警告电话。布莱尔当时正在积极推广转基因作物,其目的是为他1997年名为“重塑不列颠”的竞选活动铺路。英国人都知道,克林顿一开始就让布莱尔相信转基因植物将是通向新的农业工业化革命的必由之路。
       克林顿政府当时正斥资数十亿美元推广转基因作物,将它作为引领未来生物技术革命的技术。20世纪90年代后期,生物技术转基因公司的股票在华尔街股市上扶摇直上。克林顿绝不会允许苏格兰的某个科学家破坏他的计划。显然,克林顿的好朋友布莱尔也不允许。普兹泰的前同事罗伯特?奥斯科夫教授(一位在罗威特研究所工作了33年的著名营养学家)告诉普兹泰,一位罗威特研究所资深的同事告诉他,要求解雇普兹泰的第一个电话是孟山都打来的。
       孟山都与美国政府的关系从里根时期即一直延续。小布什的农业部长安· 维尼曼、前国防部部长唐纳德· 拉姆斯菲尔德都曾是孟山都下属公司的董事长或CEO。孟山都的董事会中, 有美国前商务部长米基· 坎特,还有尼克松和里根时期的环保署署长威廉· 鲁克尔斯豪斯。孟山都负责英国政府事务的董事玛莎· 菲舍曾任美国环保署预防、杀虫剂和有毒物质办公室主任; 孟山都的法律顾问杰克·华森在卡特政府中曾任白宫办公厅主任……
       从里根总统开始,至少四位美国总统在任内都不遗余力地支持转基因农业。早在老布什任担任里根政府副总统时,即走访过孟山都的实验室,当孟山都总裁抱怨农业部对他们的产品审批慢时,老布什说,“给我打电话,我们专门从事放松管制,或者可以帮助你们。”
       1988 年,老布什当选总统。1992 年,老布什政府发布生物工程食品新政策:【“我们会确保生物技术产品像其他产品一样受到同样的监督,而不会受到不必要的管制限制。”】据报道,尽管有25万人联署反对,奥巴马在2013年3月还是签署了这一埋藏在78页法律中的《孟山都保护法》。该法案有利于孟山都等转基因公司向民众兜售转基因作物,即使出现对人身体有害或者造成环境污染的情况下,也能避免联邦法院的制裁。许多食品安全的倡导者认为现在还没有对转基因种子和作物的潜在危害做足够的研究,若潜在危害显露时,法律是阻止转基因公司兜售和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关键手段。然而《孟山都保护法案》的签署使得民众无法再用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环球网新闻http://finance.huanqiu.com/special/gmo/ )据IB Times 揭露,这个法案由孟山都支持的共和党议员Roy Blunt提出,由Blunt与孟山都共同撰写。
        孟山都保护法-monsanto protection act-第933条法案,你该知道的五件事情:
        1.孟山都保护法使得联邦法院不得停止销售、种植基改作物,无论这些作物出现什么问题
        2.立法提案者与孟山都公司间有明显的利益关系
        3.第933条法案是个支出法案,旨在迫使联邦政府持续补助
        4.就算是美国总统也无能为力阻止这个法案
        5.该法案虽然只有六个月有效期,但却成为了政府替财团背书的先例
       有了这项由孟山都支持的参议员Roy Blunt提出的法案,孟山都与其他的基改食品企业往后都不需要标示基改食品,而且也不再受到联邦法院限制禁止种植/销售有安全疑虑的种子。原文链接:http://www.ibtimes.com/furor-growing-against-obama-over-monsanto-protection-act-1156459#另据华盛顿时报指出,这个法案的通过被许多像先正达公司、美国嘉吉公司和孟山都视为胜利。这些公司自2009年以来就公开向国会捐助750万美元。

5.孟山都收购了美军雇佣兵黑水公司
       据译言网(http://article.yeeyan.org/view/44068/375151)及其他信息来源,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防务公司——阿可德米公司(前黑水公司)自揭已经被收购,但是并没有指出购买者姓谁名谁,也没有提到这份生意的规模大小。通过SouthWeb网站(www. SouthWeb.org)的消息可知,这位得意的雇主应该是生物技术领域的跨国公司孟山都。自1901年创办伊始,孟山都曾被认为是甜食制造商,曾为可口可乐公司供应产品。二战期间,该公司为曼哈顿计划提供铀原料。而在越南战争期间,孟山都是除草剂和落叶剂的强有力的供应商。三十年后的今天,孟山都已经在转基因生物技术领域可执世界牛耳,并以岁入135亿美元的生意规模跻身全美第206家跨国公司。
       艾瑞克·普林斯于1997年创办了阿可德米公司,其前身是世界闻名的黑水公司。该公司的管理层与五角大楼资助的福音派教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参与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有如尼加拉瓜战役中的马耳他骑士团。阿可德米公司的执掌人有比利·乔、美国排名第347位的富豪麦库姆斯、前任司法部长约翰·阿斯克罗福和前任国家安全局主任与中央情报局副主任海军上将波比·R·英曼。阿可德米公司主要为美国政府工作,参与过利比亚的的黎波里战斗,目前正在叙利亚的圣战招募战斗人员。
       黑水公司的成长要部分归功于美国军队的私有化项目,该项目曾得到前任国防部长田娜德·拉姆斯菲尔德的支持。然而,这项政策因为预算控制而被取消,因此阿可德米公司目前仅仅在华盛顿的秘密监视、秘密护送方面才有用武之地。而使该公司能够在诸如波斯湾等地区的小国取得雇佣合同的是其杰出的声誉。
       根据SouthWeb网站报道,收购阿可德米公司是在由孟山都公司资助的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许可下实现的,该基金会是美国首富——微软的创始人和亚富——投机人沃伦·巴菲特创办的。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是目前世界上最重要的“慈善”基金会,其运行过程明显与洛克菲勒基金会和AGRA(非洲绿色革命联盟)有关,后者旨在扩大孟山都种子在非洲大陆的种植量。
      曾经配合美军制造含有二恶英剧毒致癌及基因突变物质的橙剂毒害过数以十万计的儿童、军人的孟山都、陶氏化学等公司,摇身一变为生物转基因科技巨头,且又在美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不惜血本在世界各地推广转基因粮食种植。然后,孟山都们宣称绝不会操纵种子垄断来发动生物战或战时断粮,他们是要通过生物基因科技来帮助全球人类生活地更加美好幸福。然而,一个种子公司在盖茨基金会支持下花费巨资购买在中东犯下臭名昭著罪行的雇佣兵黑水公司,我猜不会是为了帮助农民喷洒农药吧。嗜血魔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信吗?
      近日新闻传出,黑水公司创始人艾瑞克·普林斯与中资公司合作要在中国云南和新疆创立安保公司,为中国一带一路建设保驾护航,我笑了。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和叙利亚在黑水公司的保护下,都收获了持续不断的战乱灾难。众所周知,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化学武器部队就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期间的731部队。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进行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肆无忌惮地多次实施细菌战,无数中国人受到残害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为了研制出所谓新式秘密武器——细菌武器,竟然将活人做实验品。该部队还在平民居住地以及战场上投放细菌弹,造成大量人群死亡。其手法之残忍,运用范围之广泛,令人发指。然而,在日本至今还有人百般抵赖,其理由之一就是远东军事审判中没有此类战犯受审判刑。
       《731——石井四郎及细菌战部队揭秘》的作者日本学者青木富贵子,一针见血地揭露731部队战犯逃脱东京审判的原因:【“美国早在战时就已经知道日本在从事细菌战的研究,只是出于独吞珍贵的细菌战研究资料和活体标本的目的而一直未敢公布。战后又对日本细菌战犯及其罪行进行包庇和隐匿,让最应受到严惩的战争罪人奇迹般地逃脱了战争审判,以此换取731部队化学武器研究的第一手资料。我们可以从美国其后在朝鲜战争中使用细菌战,在越南战争中使用毒气的行径中,便可一窥美国的险恶用心。”】
搜狐新闻:http://mil.sohu.com/20140917/n404378774.shtml
         二战以后,美军在战争中最多次数地动用化学武器,从朝鲜战争中使用细菌战,到越南战争中使用剧毒橙剂,再到入侵伊拉克战争中使用了贫铀弹,都暴露了美军才是化学武器恶魔的事实真相。如今,美国政府摇身一变控诉朝鲜和叙利亚动用化学武器,并以此作为发动战争的借口,这贼喊捉贼的套路太假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