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后沙月光:话语权之争  

2017-03-07 16:0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9年12月31日晚上,俄总统叶利钦突然宣布辞职,代总理普京根据俄罗斯宪法规定出任代总统。因此,原定于2000年6月举行的俄罗斯总统大选提前到了3月26日。

克里姆林宫新主人

      在之前的8月9日,普京被委任为三位俄罗斯第一副总理之一,随后被叶利钦指定为代总理。叶利钦选择过好几位总理,但一直确定不了接替宝座的人选。普京最终得到认可,很重要原因是他的忠诚。尤其在索布恰克(圣彼得堡市市长,普京的政治引路人)从叶利钦盟友变成政敌后,普京还帮助索布恰克逃出俄罗斯,而不是为了自己前途进行政治切割。这一点让叶利钦认为普京在接任总统后,会履行对他的赦免承诺,其它人虽然也答应当上总统后,不会追究叶利钦的控罪(98年国家杜马指控了五宗罪),但叶利钦并不相信出尔反尔的政客。

     普京称得上是俄政坛的一股清流。然而,接下来毕竟要过大选这一关,能不能胜选还是个问题。在一年前,普京知名度与其它几位总理,像基里延科,普里马科夫相比,称得上是无名之辈。当时谁也不会想到,基里延科总理十六年后成了普京的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普京主要对手仍然是俄罗斯共产党领袖久加诺夫。但真正的威胁却是普里马科夫(总理),亚夫林斯基(亚博卢民主党领袖),卢日科夫(莫斯科市长)。

简单说一下四位主要对手(其它小咖就不提了)

      久加诺夫实力强劲,他为什么构不成对普京的威胁?因为久加诺夫得票来自于人民对叶利钦的反感。换句话说,如果是叶利钦来选,久加诺夫会赢。1996年,如果不是得票第三的列别德将军反水到叶利钦门下,久加诺夫还有机会。但2000年,他没有这个票源了,普京是个干净人,人们不会产生厌恶感。

      普里马科夫是普京最大的威胁,他当过总理,在国际问题(1999科索沃战争)不跟美国走,对中国相当友好,反对坑害俄罗斯的亲西方集团的休克疗法和五百天计划。但他在政治上受到了叶钦利人马的倾轧,被攻击点是:年龄偏大,性格偏软,官僚习气重,亲共产党。在不为人知的因素下,普里马科夫于大选前一个月突然退出竞选。之后慢慢淡出政坛,2015年6月26日在莫斯科因病去世,享年86岁。刘延东同志前往俄大使馆吊唁。普京在国内也给予他高规格葬礼。

       亚夫林斯基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的代言人,他的亚博卢集团就是500天计划的策划者,把人民财富一卷而空。说他是带路党代表人物并不为过。后来一直扮演唱衰俄罗斯的角色,普京的政敌。

       卢日科夫是莫斯科市市长,首都之外,影响力不大。政治上与普里马科夫结盟,普退选后,他也没戏。

媒体决定大选

       那时期,俄罗斯可是西方媒体口中的“民主典范”,当然了,美国还希望俄国更加免煮一些,带路党最好能上台掌权,把一切交给西方,自卑自贱,甘心为奴。美国当时对普京并不了解,既然是叶利钦指定接班人,那么没有理由反对他。只要久加诺夫或戴红帽子的普里马科夫不上台,美国都可以接受。现在我们都知道特朗普这一届,美国得了恐俄症,但再无力推倒普京。

       普京当时有多不起眼?1999的8月当上第一副总理时,他的支持率只有2%.到9月份,也只有4%。谈不上多少知名度,特别是在俄远东地区和北方更是知者甚少。普京的转折点出现在10月份,飚升至31%,11月份达到45%,名字也广为人知。

       这背后决定性的力量就是媒体,民众接受什么样的公共信息,从来不是取决于民众,而是媒体,那么谁在控制俄罗斯媒体?当时媒体主要是电视台,广播电台,报纸,期刊,这些资源几乎全部由资本寡头掌控支配,各寡头都有自己旗下的传媒集团。其中别列佐夫斯基和古辛斯基两人就握有70%以上的传媒工具,其它28%也为寡头所有,国有媒体几乎无足轻重。除了古辛斯基的传媒集团外,其它人为了确保普京顺利当选,都站到了普京一边,为他造势,为他攻击对手。别列佐夫斯基支持普京,并不是因为真正拥护他,而是出于对俄共以及普里马科夫的恐惧。

       古辛斯基反对普京,是因为他们试图将亚夫林斯基集团推上台。选民就在这期间,不断被信息轰炸。独立思考能力,其实包括我在内的全世界吃瓜群众们,都不具备这种能力,因为一旦脱离我们的知识范围,只能被媒体牵着鼻子走。

       我们要有独立思考精神,而能力需要一辈子去积累。就像爱国精神一样,大多数人都有网上打打公知带路党的能力,而要将他们摁进马桶里冲走,则不是我们能做到的。这是题外话,不说了。

      普京知名度越来越高,民众对他的好感度也越来越强,因为这位年轻人比那些老政客干净,没什么丑闻印记。媒体包装普京时,充分研究了民众心理。像这一系列驾驶战斗机前往车臣视察的照片和电视镜头,就是在选前拍的。她也秀过战斗机。
还有他,风中凌乱的帅哥。但跟普京的效果完全是两回事。媒体为普京塑造了勇敢,强硬,爱国的形像,相比之下,别的政客则是一副走街串巷,四处拉票的市侩嘴脸。

      但普京也受到了古辛斯基媒体的大力攻击,死死咬住他在圣彼得堡工作期间,经济上有违规行为(洗黑钱)。别列佐夫斯基手里的宣传工具一边替普京澄清,一边加强炮火轰向亚夫林斯基等人。

      俄公共电视台一招就击溃了亚夫林斯基,大量证据说明亚夫林斯基是个同性恋,还是个小受,老毛子群众根本无法接受未来总统是个同性恋。至于他到底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民众相信。等选举过了,亚夫林斯基去法院起诉还有个屁用?

      卢日科夫则是杀人犯(莫斯科有好几起谋杀与他有关联)和骗子。

      还有一个前总检察长参选,名字我忘了,连嫖娼录像都播出了,直接淘汰。

      相比之下,普京那点事大家根本不会在意,还有什么比同性恋和谋杀案更吸引眼球?2000年3月底大选,普京第一轮就胜出,得票过了53%,久加诺夫是29%紧随其后。1996年还有第二轮PK,这次之后,到今天,普京大选都是一轮跑出。如果没有寡头手中的媒体工具,普京就不可能被民众认识,更谈不上胜选。

过河拆桥,收拾媒体

      普京上台前与别列佐夫斯基这些人关系是紧密的,按照民主套路,普京必须在就任总统后,给予支持他的寡头们利益回报。如果没有按潜规则来,寡头们会反咬普京。作为总统,普京当然明白,既然寡头们能操纵舆论工具来决定选情,反过来也一样能让普京身败名裂,2004年扶他人上马。

      不收拾媒体,后果不堪设想,媒体应当由谁来监督?由谁来掌控?国家机构还是资本集团?普京有两个选择:
      一,与寡头合作,利益分赃,四年一次忽悠老百姓。
      二,冒政治风险,打掉寡头,将媒体变成国家代言人,而不是资本走狗。
       普京选择后者,这也反映了俄罗斯后来的政治,外交,经济政策。

      古辛斯基不是在选前折腾普京洗黑钱吗?入主克里姆林宫后三个月不到,普京就动手了。2000年6月13日,古辛斯基被拘留10日,罪名是诈骗国家巨额财产,寡头们在俄罗斯私有化过程中,没有一个是干净暴富的。当然,在他们的媒体笔下,个个都是营销奇才,商界翘楚。古辛斯基被起诉,财产被查封。6月17日普京从西班牙访问回来,又放了古辛斯基。这一捉一放,极大震动了古辛斯基背后的美国力量。

       他手中的“桥”媒体集团与美国关系是公开的,11月份古辛斯基跑路到西班牙,俄罗斯发出“红色通缉令”,2001年4月18日,西班牙国家法院裁定古辛斯基无罪,拒绝将他引渡给俄罗斯。 古辛斯基是犹太人,拥有俄罗斯和以色列双重国籍,给西班牙交了钱后,就躲去以色列居住。

       然后就是对“桥”传媒手中的王牌“独立电视台”的股份争夺战,CNN总裁特纳从幕后走到台前,在这场股权之战中,美国动用了自己的宣传力量,以“破坏新闻自由”为名,攻击俄罗斯。后来成了拉锯战局面,很复杂,普京最终赢得并不轻松。

       美国口中的“新闻自由”是什么?就是西方资本控制舆论,否则,你国就是没有言论自由。
       “桥”集团,特别是独立电视台,是美国在1993年就部署在俄罗斯的宣传航母,比起巡航导弹来,它的洗脑诛心之威力更加可怕。
 
      普京采取了政治解决办法,拆了这座桥。随后普京又向别列佐夫斯基举起了刀。2001年1月21日,普京吊销了别列佐夫斯基手中的TV6电视台的播放许可证,TV6也是特纳的美资与俄资在1993年合办媒体。
     
      也就是说,无论是挺普京,反普京的俄罗斯媒体,背后都是美资控制,这就是新闻自由!

      斩断这些魔爪后,西方对普京的评价出现了180度大转变,一边大骂俄罗斯腐败,一边对这些跑路的寡头积极收留,视“红通”为无物。2001年,美国《新闻周刊》开始攻击普京在SPAG公司供职时非法获利。2002-2005年,《华尔街时报》,德国《世界报》,英国〈每日电讯报〉等西方大媒体连番上阵,将普京丑化成暴君,俄罗斯成了一个独裁国家,被开除出了民主行列。

       俄罗斯是在西方围攻之下,一步一步将媒体实现了80%以上的国家化。但网络信息战又开始掀起,美国占得了先机,现在依然是拉锯的局面。

      开不了战机,我就买快餐,问题是中国媒体很喜欢这套,催人泪下。一个国家的大量媒体集中抹黑自己国家,美化对手,甚至敌人,这肯定不正常,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

      俄罗斯在这场较量中,使用了政治手段,经济手段,法律手段,同时,有很多亲西方的成名记者死于非命,不是枪杀,就是刀砍,好的一点掉河里淹死。

       他们连车臣叛军也要美化,同时丑化俄军,这些人居然是俄罗斯记者。

      俄罗斯为了在欧美挽回被媒体摧毁的形像,组成宣传团,把车臣恐怖份子的录相带送到巴黎,纽约,柏林,赫尔辛基去播放,可人家根本不想播。西方媒体要的从来不是真相,而是他们需要的画面。

      与军事力量一样,意识形态宣传力量上美国也是占据了绝对优势。

      国际话语权争夺战是一个长期过程,一个大国首先得做好国内话语权的掌控。当然这条路还很长,很长。

      俄罗斯从寡头媒体纯商业时代进入了中央级媒体国家化时代,此间曲折过程,处处是血的教训。

      看看“萨德入韩”这出戏,舆论场早已开始信息战,有同情韩国论,有韩企无辜论,灭朝论,还有嘲弄中国没种找美国开战,真开战,你又要说穷兵黩武,不顾民生。这些立场皆有利于对手,背后自然有推手。萨德是大事,美韩宣传工具会投大钱,接下来该是离间中俄了。

       “国家信息安全”并非空洞的概念,它能影响到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安全。

        一个大国,如果精神上先被掏空,那剩下的只有行尸走肉,几个谣言就能使你分崩离析。不可不防!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