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后沙月光:护航亚丁湾  

2017-03-22 16:37: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2008年底开始,索马里海岸的地平线上,能看到一面红底金星的旗帜,这是中国向亚丁湾派出的海军护航编队(两艘驱逐舰和一艘补给舰)。新华社说:这是中国海军自15世纪以来首次被派往海外执行任务。当然中国人并不是为了去追忆古昔,这是中国全球利益范围不断扩大的必然动作。同时,还有一面蓝底金星旗帜,那是欧盟派出的护航编队(10艘军舰+无人侦察机)。

     对欧盟来说,意义同样非凡,这是它们第一次(统一国际行为体),不再是殖民式的炮舰进入。中国海军亚丁湾护航不知不觉已经历时近九年,达到了25个批次,各舰队轮着去砺剑亚丁湾,比武大练兵。我们在发送一个重要信息:中国的安全,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否则,我们付点租金,签个合同,就可以将中国轮船的安全交给别国。

     中国,欧盟,美国或别的国家海军,它们众口一辞宣布:来到亚丁湾是为了打击海盗,保护海域安全。其实,在非洲之角如何保持军事均衡,是个重大挑战。当年,美苏在这里也是争得头破血流(当然是流小国的血)。

亚丁湾的重要性

      它邻近马六甲海峡和霍尔木兹海峡,是国际贸易线,能源线的重要水域,全球原油30%,商品12%要经过这里。对中国经济利益重要性不言而喻。这样一个战略交通枢纽,如果没有中国海军力量存在,今后如何面对潜在的战略风险?但我们又总是说要和平崛起,这手脚就不好伸展。

      索马里海盗出现了,它们不但抢商船,还抢联合国粮船。把中国给急的,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毅然扛起了重担。中国海军一出现在亚丁湾,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主任丹尼斯.布莱尔就机智的指出:“中国的这种行为是由国内多个重点事项共同推动的,是中国长期以来希望在东亚及全球发挥大国作用的一种抱负。”黑话翻译成:别装了,你早就在策划阴谋,企图成为世界的另一极。

       西方还认为,中国先是炒作海盗的危害,然后在媒体上提出派遣海军的主意,以便暗中观察国际社会反应,接着又让外交人员在联合国试探别国反应,最终高调宣布自己的派兵意图。

      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打击海盗,人人有责!
      中国海军的出现合情合理合法。
      一,从法律上来说,有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在前。
      二,经济上说,中国商船,油轮,人员生命财产安全无保障。
      三,政治上,别国舰队去得比中国更早,而且中国是安理会五常,责任重大。

      亚丁湾重要性并不是仅指与非洲贸易,而是中国途经亚丁湾的80%以上贸易跟欧洲有关。另外,马六甲海峡情况复杂,中国的石油,天然气大部分不得不经过亚丁湾,对从非洲大陆直接获得自然资源的战略而言,极为重要。我们不但是非洲之角的合作者,将来必定也是这里的保护者。

       海盗怎么来的?索马里海岸线总长3700公里,但从90年代中期开始,沿海就成了孕育海盗的重要地区。不用学历,不用经验,身高长相不挑,呆傻蔫痴不分,只要会用一把AK47,一副好身板,就可享受高薪礼遇,五险一金。人字拖,工作服单位发放,岸上有宿舍,船上有铺位。如果会外语沟通,马上进入管理层。

      海盗,这个行当就慢慢在索马里兴旺起来,它们的业绩也令人叹服:
      2007,劫船41艘。
      2008,劫船122艘。
      2009,劫船200艘以上。
      ……事业蒸蒸日上,总计收益突破10亿美元,重合同守信用,高效无污染。

     成绩单上值得一提的有:
     乌克兰“芬娜号”轮船,装有33辆苏制坦克。
     沙特“天狼星号”超级油轮。
     美国“马士基阿拉巴号”
     法国“塔尼号”,“大西洋号”游艇。
     中国“德新海”号……

      产生海盗的背景,是这个国家的混乱和困顿。1991年,巴雷(BASSIE)将军军政府垮台后,美国打着联合国旗号出兵干涉索马里,最终以失败告终,1995年美军在一片混乱中撤出了索马里。此后,索马里就陷入了内战,军阀,部族,匪帮成了秩序的维护者,而伊斯兰极端势力也在不断扩张。这是美军干涉世界各地后产生的一个相同的古怪情况。

      1998年,极端组织用炸弹袭击了美国驻肯尼亚使馆。
      2005年,伊斯兰法院联盟在摩加迪沙建立宗教式政权。
      2006年,索马里老对手,埃塞俄比亚果断出兵打掉了这个政权,同时在国际社会帮助上成立了“过渡联合政府”。

      但这个政府没有任何管理能力,除了各国给它发红包之外,经济上完全停滞,中国给了1500万美元,美国给了一亿多,还有欧盟。政府如此,人民只能自寻出路,可是他们发现,没有了政府,连捕渔也成了难事。

      欧洲渔船几百艘几百艘的来索马里领海捕渔,联合国特使乌尔德呼吁欧洲要为此承担责任。然而,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相关国家和渔业公司充耳不闻,继续疯狂捕渔。索马里每年渔业损失至少在一亿美元以上,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十几年。点个名吧,欧洲来索马里非法捕渔最狠的三个国家:希腊,西班牙,带头的是法国。还有国家在这里倒核废料。

      大家都心知肚明,但就是不肯明说,把问题全部归结于索马里人身上。直到2009年,非盟轮值国主席利比亚的卡扎菲才说:索马里人不是海盗行为,这是对非法入侵者和西方贪婪强盗的自卫。“法国警告卡扎非不要给海盗涂上浪漫色彩,不要认为他们是罗宾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海盗的抢劫能力延伸到几百海里以外时,联合国急了,要各国联合保护这里的安全,并授权可以登陆维稳。

       海盗当时也是疯了,他们连美国驱逐舰也敢抢。有了血的教训后,海盗们才进行业务培训,一定要分清啥是军舰,啥是商船。

大国暗战

      来这里的舰队越来越多,连三哥也来了。对中国而言,在远离本土之外打击海盗,是因为本国安全利益界定范围正在起变化。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使命将不再仅仅圃于本土防卫,我们必须在与中国利益攸关的地区部署军队,八一军旗将会出现在全球各海域。战争是军事行动,但军事行动不一定就是战争。中国要在海上打造自己的安全链,同时突破美国的封锁墙。从印度洋看,2005年起,中国在缅甸可可群岛(COCOISLANDS)租借了港口,这里将成为中国的情报收集站,还有斯里兰卡,孟加拉国,马尔代夫等国(有可能修军事基地),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将是中国海军的重要,长期的战略基地,非洲还有塞舌尔,毛里求斯(打海盗咯)。对中国公众而言,更希望中国航母出现在全球海域的一天尽早到来。

       对美国,欧盟或其它行为体来说,这里的地缘政治暗战将更加复杂而激烈。美国想将亚丁湾护航舰队纳入自己的领导之下(北约舰队),而中国始终远离美国轨道。中国既不登陆剿匪,也不抓捕海盗(法律审判问题)。另外中国在解救被劫人员时,有自己一套方案,比如通过当地部族长老与海盗联系,砍价,等不为人知的方式,而且从不公布细节。总之,人员获救是第一要素。

       对欧盟来说,它们也在跟美国碰撞,整个亚丁湾热闹非凡。除了中国舰队后,欧盟有”亚特兰大号“行动,北约有”海上盾牌“行动,美国有”联合海军“,还有俄罗斯,印度,伊朗,日本等散户。现在问题是,警察太多,海盗明显不够用。但大家都不说,就这么呆着,中国还轮流去。单从打击海盗来看,亚丁湾这么多军舰,已成了一种资源过剩。欧盟最早提出整合意见,成立一个统一的协调小组,想做个中间人,把中国拉进来。主旨是“共享共识,消除冲突。”这个冲突并不仅仅指海盗,而是另有其人。

       欧盟出面,中国也不大好拒绝,国防部表态愿意推动多边合作,希望所有国家参于进来。原先美国老是说中国在亚丁湾搞“各自为政”一套,不配合。2009年协调小组草案出来后,欧盟两头说合,中国就改主意了,愿意配合。但中国要求轮流当这个机构主席。欧盟怎么办?中国给脸进来了,现在提要求,也合情合理,又跑去跟美国说,主席轮流当吧?这个提法,其实会破坏欧盟跟美国的团结,美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领导地位,但欧盟也有自己的想法,轮流当,他也有份。然而各国都无法拿出让各方满意的方案,只能凑合着配合,法国想提交给联合国解决,但联合国也没啥好办法。就算这种机制建立起来,必定也是非常古怪,美国完全可以在这里轮流当主席,再自己拉个舰队起来,实力决定格局。

       亚丁湾只是中美全球博弈的一小部份,还有南海,朝鲜半岛,台湾等,中国要争取更大的战略空间,首先必然要发展自己的军力。亚丁湾有海盗,国内有带路党,都得收拾。实力,是一种内外兼修的力量,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谈判桌上更别想得到!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