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云石:香港“结”,如何解?  

2017-02-23 13:5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月22日上午,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被裁定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成,在香港高等法院被判囚20个月,不获缓刑。曾荫权的获罪入狱,加上前不久7名香港警察因对占中抗议者的不当处置而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这两件司法案件,在近期一起爆发,使得近年来日趋严峻的香港问题,再一次成为大陆网民关注的焦点。

       因着曾荫权的前特首身份,以及7警因“殴打”占中者以致受刑的大背景,这两起案件,很容易让大陆网民心生愤慨;而香港法官的外籍背景,更使得这种民族主义情绪迅速发酵。网民的愤怒是有道理的。“英籍法官”在中国领土上处分中国香港警察,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97前的殖民时代。西方借香港“司法独立”,祸害中国的认识,更是成为大陆的主流论断。

        那么,这种观点有无道理呢?在云石君看来,虽然暂时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些外籍法官有是受反华势力指示,但从近年来英美在“港独”问题上的某些丑陋言行,以及此案之后果及影响来看,这确实很有可能。为什么这么说?这是因为,这些行为,将严重削弱香港特区政府对社会秩序的控制力,进而严重削弱中央政府约束“港独”的能力。

       作为特别行政区,香港一直享有高度自治权。但在司法、立法、行政三块中,由于司法系统完全独立,立法会则是各派的利益博弈场,所以只有特区政府这一块,中央政府能够比较有力的施加影响。而且与法院,议会不同,特区政府作为直接的社会管理部门,拥有的实际权限更大,也更有能力贯彻中央政府的原则与方针,进而维护香港的稳定。

       可现在,作为政府下属暴力机构的香港警局,其警察受港府指令去制止占中,却因公务行为被司法部门裁定入狱!对此,港府不仅无能为力,甚至作为前港府最高首脑的曾荫权,前香也身陷囹圄!

       尽管这种裁决是以“行为失当”为由,但联想到占中背后的政治暗流,谁都知道这里间的水有多深!现在,博弈结果出来,不受北京约束的法院,完成了对相对听命于中央的特区政府的政治追杀;支持占中、港独,以破坏香港稳定为念的“抗议者”,战胜了相对听命中央,力求维持现有社会秩序的特区政府。这种恶劣判决,必将引发一连串的政治连锁反应!

       不用过多解释,便可知道,经此两案,民粹派以及港独势力必将声势大涨;进而更加肆无忌惮的对现有社会秩序发起挑战!而与此同时,政府系维稳势力却是军心涣散——在未来,若再遇到类似抗议,游行、甚至暴乱情事,本就积极性有限的香港警察,必将更加以明哲保身为己任;至于特区政府本身,更会因曾荫权的入狱而心怀忌惮,畏手畏脚(现任特首梁振英早在去年底,就已经明确表示退出连任竞选)。

       随着特区行政机构的此次溃败,可以预料的是,香港的本土维稳势力,对社会的控制力将进一步萎缩,香港社会陷入动荡的风险将急剧增加!

       所以,中央政府出手,就成为必须!只不过,虽然北京有必要出手,但在如何出手方面,却需要颇费一番思量:

       在大陆网上,一种主流论调,是应该由全国人大出面释法,禁止外籍乃至双重国籍担任香港法官,甚至进一步对香港司法体系进行系统性改造——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要削弱香港司法的独立性。鉴于香港司法机构的此次恶劣行径,这种观点甫一出炉,便得到了大陆网民的高度认可。

      但是,这样做,真的好吗?在云石君看来,却是未必!

      当然,以陆港实力对比以及香港归属中国的事实,只要北京愿意,释法完全不是问题。但这样做,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甚至把自己拖进泥潭!

        为什么这么说?这得从香港社会的现实出发。此次曾荫权获罪前后,虽然大陆对香港法院一片谴责之声,但是在本港,欢呼的声音却不绝于耳。这说明,至少在相当一部分香港人那里,他们对特区政府是高度不满的;至于香港法院的那帮外籍法官,在他们眼中非但不是什么殖民魔鬼,反倒是“维护公平正义”的象征!

       这当然是很荒谬的!但不管它荒谬不荒谬,至少,这种观点在客观现实中存在,而且颇有市场!这就不得不让中央有所顾虑!

        释法确实很简单。但此举势必将在香港引发轩然大波,进而招致激烈的反抗!香港的局势会因此急剧恶化!而且,如果真有人大直接出面,这等于是把北京端到了台面上,成为香港民粹势力的众矢之的!

        这个其实是很不划算的!虽然香港民粹势力或多或少的都有一些反陆情绪。但是,除了极端的港独派外,大部分人的矛头,还是主要指向特区政府和香港的资本家,对中央政府的敌意并不算太深,港独诉求也并不强烈。其所需要宣泄不满,也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于社会、民生层面。

       可一旦人大直接出手,这就等于将社会问题政治化!将香港民粹们的矛头,招到自己身上。

       本来,鉴于北京的绝对强势,大部分民粹,只要脑子没烧坏,就未必激进到要闹港独的地步。但是,一旦北京出手整肃香港法院,这就等于直接站在全部本港民粹的对立面。而随着北京的直接干涉,本港民粹很有可能形成这样一种认知:既在现有游戏规则下,已无法实现自身的利益诉求。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基于情感之激愤,还是狗急跳墙的殊死一搏,甚至是群氓心理,他们都有可能向港独急速靠拢!甚至引发暴乱!

       这当然是中央不愿意看到的。一旦社会陷入动荡,不仅将极大的牵制中央的精力,而且会引发资本外逃,中国以香港为支点,拓展全球影响力的各种宏图大计(比如金融全球化布局,人民币国际化)等,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当然,话又说回来,就以香港的那点实力,港独再怎么招兵买马,在大陆面前也是不堪一击的。如果能够趁势一举剪除,那虽然短期内激化了矛盾,但从长远看,也解决了问题,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的。

       可问题是,北京的强势出手,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是为什么?这又得从香港社会问题的根源上分析。

       香港这两年为什么越来越不安分?这是因为,香港经济结构出现了失衡。简单的说,随着大陆的崛起,香港制造业几乎消亡殆尽,而随着大陆开放程度的增加,以及内地港口的崛起,也使得香港的转口贸易优势也在不断萎缩。这使得香港中产以下阶层的工作岗位急剧萎缩,薪酬也不断缩减。当然,香港也找到了更“高端”的经济支柱——这就是金融和地产。

       但是,金融业在技术上的相对高端,以及产业链条的相对狭窄,使得它能吸纳的就业十分有限;

      至于地产,香港的地产业,并不是通过大量建房来谋求正常利润;而是通过通过缩减供应,人为制造供应紧缺,来赚取暴利。这种情况下,香港不仅不能形成有效的产业链条,让市民参与其中获利,反而要承受房价一路飙升的恶果!

     不断削减的工作岗位,不断降低的薪酬待遇,不断飙升的房价,再加上由此而成的贫富差距拉大,这种局面不断发酵,让香港人越来越愤怒。

        而这其中,最招民怨的就是房价!要说吃饭穿衣出行,虽然大家的整体生活质量在下降,但作为中国最发达城市的居民,绝大多数香港人还不至于窘迫;但房价的畸高和房源的极度紧缺,使得香港中低层民众,在居住方面,甚至连最基本的体面都不可得。这种情况下,他们又岂能不愤怒?

       而最要命的是,在高房价面前,香港人又没有退路!这跟大陆是不一样的。

        在大陆,尽管一线城市房价也是高不可攀。但是,一线城市的本地土著,要么因为人脉,教育等优势,早已得到了体面的生活;要么也通过拆迁,房屋出租等方式,坐享城市发展红利;剩下的极少数被甩下的边缘人,由于其人数十分有限,政府也有能力为他们提供过得下去的福利兜底。至于在一线城市打拼的外地人,虽然绝大多数注定买不起当地的房子,但他们大可以退回老家(北京6万块的房子买不起,老家6000块,甚至3000块的房子,总是买得起的——要真连混到连3000块的县城房都买不起,回农村还有宅基地等着),总而言之,这些北漂、沪漂、深漂们,是有退路的。尽管这种退路肯定不符合他们的理想和期待,但只要有退路,社会矛盾就不会激化到无法控制。但香港不行。香港地域狭小,政治、文化上又高度独立,这意味着中下层香港人不可能像北上广深的外来人口那样,实现混不下去退回老家(他们也没老家),而只能在这座“孤城”中寻求立足之地。可香港作为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政府掌握的资源相对有限,并且被地产资本高度绑架,所以并没有在住房方面,为中下层民众提供基本的保障。这种情况下,民间对港府的积怨越来越大,最后民粹兴起,港独抬头,整个社会秩序逐渐失控。

       看到这里,大家对香港民粹的泛滥之因,有了一个比较直观的理解。只要香港经济空心化态势不变,只要畸形地产经济的格局不能改变,那么人大的强势出手,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只会加剧港人的愤怒,最终引火烧身!

       那么,如何解决呢?

      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改变香港的畸形地产经济格局——相对于扭转香港经济空心化态势,给缺乏竞争力的中低端港人找到好工作,大量批地建房,把房价压下来,这个在技术层面要可行的多。

       但在香港现有政治格局下,这是做不到的!

      与大陆不同,香港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政府的资源有限,权力受到高度限制(这一点,在警员案和曾荫权案中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在这种社会结构中,资本权力占据金字塔的顶端。通过对香港经济的掌控,以及对特区政府及议会建制派的高度渗透,香港地产资本在相当程度上绑架了政治权力,影响甚至操纵政府的行政决策。

       这就很危险了!与政治权力以“江山”为最大利益诉求不同,资本权力以真金白银为最高目标;而资本无国界的特质,又决定了它有足够的退路,无需对社会动荡太过担忧——实在不行,把香港榨干后跑路就是——而香港国际化、高度自由的特点,使得资本在做这种布局时尤为方便(你看李嘉诚跑的多快)。

       唯利是图的资本本质,以及资本无国界的特征,决定了香港资本严重缺乏社会责任感,所以也不可能为了民众的安居,而让自己大出血。而被绑架的香港政治权力,更无可能用强力逼资本就范。

      这就成了香港的死结!

      看到这里,可能有很多人会说:既然港府不中用,那中央政府来办不就得了!香港地产资本能绑架港府,难不成还能绑架北京?只要北京出马,还怕收拾不了区区香港地产资本?

      看上去,这倒是个办法。但仔细一琢磨,还真不是这么回事。香港是一个拥有高度自治权的城市。鉴于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直接干预能力严重受限,所以扎根于此的香港资本,也同样拥有高度自主权,并不像大陆同行那样,受政治权力高度管控。

       当然,虽然有强大自主权,但是香港的资本,大多数时候还是乐意与北京合作的。毕竟中国已恢复了香港主权,就算直接干涉多有不便,但间接影响还是很大的。特别是香港的繁荣稳定,还有赖大陆的支持。

       虽说资本无国界,但是香港资本要更好的赚取利润,那么香港还是繁荣稳定为妙——来自大陆的支持,既可以为香港供血,让资本从中获利;也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抵消资本嗜血对香港社会稳定的破坏,为资本在当地的长期攫利提供保障——毕竟有钱赚,何必跑路呢?而且,与中央的合作,也可以为自己进入大陆,在这个庞大市场攫利打开大门。所以,只要能获得足够的利益,香港的资本家绝对愿意给自己套上一件“爱国爱港”的外衣。

        而大陆也需要这些资本家的合作。毕竟大陆本身的经济发展,需要港资的支持;中国的“走出去”的宏观布局中,香港这个战略支点也至关重要,而鉴于香港经济被资本高度把控,没有他们的合作,香港秩序的稳定也无从谈起——别以为只有民粹可以搅乱香港,资本同样也可以搅乱香港!

       总而言之,无论大陆自身的利益,还是香港本地的秩序维持,都离不开香港资本的合作!这种格局下,中央与香港资本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虽然整体而言,中央政治权力当然是居于主导地位,但由于香港资本的高度独立性以及其对香港稳定繁荣的极端重要性,使得中央也必须在一定程度上尊重他们的利益。

       如果中央政府强逼香港资本放弃他们的畸形地产吸血模式,那必然会引发他们的高度不满,甚至恐慌。这种情况下,这些资本首先会加快外逃布局,掏空香港经济;其二,甚至不排除资本暗中兴风作浪,搞乱香港经济,以此逼中央妥协——而在现行体制下,中央对这些香港资本又缺乏足够的约束力,不足以逼迫他们主动给自己大放血!如果最后二者真的闹掰,虽然中央最后肯定会得胜,但除了费时费力外,它得到的,也只是一个空空如也的香港。到头来,这个烂摊子,还得由中央财政买单——这无疑是不划算的(没有哪个大陆人会愿意在自己的税负清单上,再加上一笔“香港人专供”的税金)

       总而言之,虽然香港资本的欲壑难填,是引发这一轮香港社会危机的重要肇因;但由于他们绑架了香港经济,中央又缺乏足够制约手段,所以出于稳定大局考虑,这笔债,还真没法全部由它们来还!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全部让他们买单不可能,但是部分买单,那还是可以做到的。这倒不是因为资本的贪婪,直接引发这轮社会危机,让这帮人有了负罪感(资本在嗜血时是没有任何负罪感的),而是因为香港稳定本身,对香港资本也是有利的(还是那句话,能源源不断的吸血,又何必跑路呢——何况真要一跑,不光香港基业要丢,大陆的钱途也没有了——这可是增速相对最快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啊!)。基于这个逻辑,香港资本同样也有让社会稳定的利益诉求——只不过他们不愿意承担全部开销罢了。既然有共同利益,那接下来无非就是讨价还价了。具体来说,就是香港资本家割一部分肉,中央再从大陆市场上给他们一些赚钱机会和优惠政策作为补偿,大家一起分摊,把这个畸形地产模式给废掉,用大量的新房子,来稳定香港的民心。至于香港资本割多少肉,中央政府输多少血,那就得看双方的博弈能力,以及香港的局势演化了。

       鉴于地产经济是引发香港民粹的直接原因,只要这个畸形经济体系能被废除,香港的民怨,就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得到缓解;而中央也可以避免直接与民粹冲突,引发政治对立,港独的风险更是化解大半。

      但是,必须要说明的是,这依然不是治本之策。就算地产危机因大量新造房屋而纾缓,但香港经济空心化,高端化的趋势却很难逆转。而香港中下层的低技能水平,决定了他们又很难在这个中国最发达城市中,找到合适的工作,获得能让自己体面生活的报酬——甚至还会随着经济空心化的加剧而不断降低。所以从长远看,危机依然存在。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归根结底还得靠大陆自身的发展。

       具体来说,随着广深都市圈的不断发展,以及深港一体化的不断推进;广深与香港之间的经济差距会不断缩小,直到填平。而广深都市圈的更大经济体量,以及更多元化的经济结构,决定了它能够提供相对更多的中低端技能岗位,并且薪酬水平也会逐渐逼近香港中下层收入直到超越。

      这种情况下,通过陆港一体化建设,打破二者间的地缘隔阂,再给予一些优惠政策(比如减免个税等等),吸引香港中低端人士至珠三角就业。这样,就可以让那些在香港环境下没有能力谋生,却有能力闹事的中低端港人,转移至广深地区,并将他们变为能够创造价值的有用之人。(考虑到香港总人口不过700万,中低端劳动者不过百万量级,以广深经济圈的现有体量及发展趋势,基本足以容纳)

      这才是解决香港社会危机的根本之策!只不过,鉴于广深的进化升级还需要相当过程,在此之前,香港依然免不了会时有风波。如何有效羁縻那些在香港现有环境下难以从根本上摆脱困境的中低端民众,让他们不至于对对香港社会秩序造成重大冲击,影响到这个国家战略支点的作用发挥,这对中国来说,依然会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考验!云石君会根据形势发展,持续追踪解读。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