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白云先生:石油美元的命运  

2017-02-10 09:3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美元危机
       信用货币的本质,它是一种负债。而信用对应的,则是偿还能力。这一点,我们通过日常生活中的常识,很容易理解。我们借钱给别人,首先考虑的就是看他借钱能不能还得起。如果到期了无法偿还,这就是违约。如果把这种日常生活中的借贷行为,放大到国与国之间,这种违约对应的就是债务危机。债务危机引发连锁的债务违约,则进一步引爆信用危机。
       如果把国家当成一个人,则该国本币的信用,取决于其偿还能力。一个国家的偿还能力,则取决于这个国家的国际收支盈余和财务盈余。也就是说,如果该国失去了偿还能力,也就失去了信用。失去了信用,则该国的货币就不会有人持有,或者说,持有成本会十分的高。
       一切经济危机,归根到底都是信用危机。信用危机,主要的通过三个阶段来爆发。第一是信用需求阶段,第二是信用扩张阶段,第三是信用崩溃阶段。
       在至道学宫前文《华夏文明的沧桑激荡三千年(下)》中,我们回顾了农业文明时代以中央帝国为核心的金本位货币体系。中国古代的金本位制度,在《管子》一书中有很详细的论述。因为近代的几百年,全球生产中心,从中国转向了欧洲,西方人废除了他们之前的香料本位货币体系,并照搬和继承了中国古代的金本位货币制度。
      西方人的金本位制度,从拿破仑开始成形,到了1870年左右,全面完成。全球统一的市场,和全球统一的货币制度,大大的刺激了工业生产和自由贸易的繁荣。英国向德国输出信用,导致了德国的崛起。法国向美国输出信用,导致美国的崛起。这个阶段是信用的需求阶段。
       英法两强的信用扩张,促使德国和美国的崛起为新的全球生产中心,这导致了全球生产大量的过剩。同时,苏俄和日本,也是这次信用扩张的受益者。自由贸易的繁荣,生产的极大过剩,黄金供给的增加,赶不上商品供给的增加,这必然的会导致通缩。
      用管仲的话来说,通货紧缩现象,叫做币轻货重。商品越来越廉价,生产商的库存和营收,以黄金计价来算的话,是低于生产成本的。这样就导致了大量的工厂破产,进而导致了大量的工人失业,全球经济陷入了大萧条之中。通缩并不是从一战后才开始的,而是从一战之前就已经开始了,正是严重的通缩才导致了一战的爆发。这个时期,到了信用崩溃的第三个阶段。
      第一次世界大战,并没有根本性的解决通缩问题。凡尔赛条约,是一个极其恶劣的和平协定。凯恩斯在《和约的经济后果》一书中说:“凡尔赛条约是一个残忍的胜利者在文明史上所干出的最凶暴的行为之一。”
凡尔赛条约的本质,就是把德国国库里的黄金,搬运到英法。因为黄金都被英法搬走,德国的信用出现剧烈的收缩。结果是把德国推向了通缩和大萧条的深渊。
       另一边的美国,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卖军火发了大财,国际收支出现了大幅的盈余。美国积累了大量的黄金,就需要进行信用扩张。因为资产价格崩溃,德国的人工和资产,都处于极低的价格区间。那么美国的黄金,投向德国就是一件很划算的事。对于资本来说,它们天然的追逐廉价的成本,因为廉价的成本意味着高额的投资回报。
       德国受益于美国的信用扩张,国力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得到恢复。为了转移低端产业,德国向苏联输出产能。因为在金本位货币体系下,相比德国,苏联的资产和劳动力价格更便宜。
      重新强大起来的德国,为了摆脱金本位的制约,启用土地本位制,以土地为储备发行新马克,并通过以货易货贸易,来摆脱自身黄金储备不足的缺陷。在翅膀硬了之后,希特勒向美国的金融霸权发起挑战。金融和经济上的成功,并不能满足希特勒。他认为,世界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金本位制度本身。他还认为,只有物质生产才是财富,黄金并不是财富。
       如果要彻底摧毁金本位,通过以货易货贸易,和德国的新马克,都不足以完成这个使命。因为要摧毁金本位的前提是,先摧毁英法的政治和军事霸权。希特勒把目光转向了政治上的诉求。他试图击败英法,重建一种新型的世界政治经济体系。这是二战爆发的深层根源。
      二战以盟国的胜利而结束。金本位天然的缺陷,也随之被后续的布雷顿森体系所继承。果然,没过多久,随着生产的恢复,黄金供给的增加,相对商品供给的增加,再一次出现了严重的不足。币轻货重,通缩又出现了,黄金价格暴涨20%,美元暴跌。1960年出现了第一次美元危机。
       60年代中期,由于美国扩大越战,致使美国的国际收支进一步恶化。到了68年美元再次爆发严重的信任危机,全球纷纷抛售美元,向美国兑现提款黄金。无奈之下,美国只好用政治手段对金融市场进行干预。强迫其他国家要克制黄金兑换要求。
       第二次美元危机一波未平,第三次美元危机一波又起。1971年,美国出现了百年一遇的贸易逆差,人们再次质疑美元的信用。欧洲市场发生了大规模抛售美元的浪潮。所有的人都在疯抢黄金和西德马克。在极度混乱的国际金融秩序的情况下,西方十国集团,达成了史密斯协议。根据此协议,尼克松政府宣布美元对黄金贬值,同时停止美元兑换黄金。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大厦,开始摇晃。
       1972年,美国的国际收支状况继续恶化,人们对美元的信用彻底失去了信心。国际金融市场上,再次爆发了美元危机。面对人们兑换黄金的浪潮,美国政府于1973年2月被迫宣布战后美元第二次贬值,美元对黄金贬值10%,即黄金官价由每盎司38美元再提高到42.22美元。但这并不能稳住人们对美元的信心,黄金的黑市价格,一度被炒到每盎司96美元。
       在这种情况下,西方国家经过磋商达成协议:取消本币对美元的固定比价,宣布实行浮动汇率制。至此,以黄金为锚,以美元为中心的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制彻底解体,布雷顿森林体系完全崩溃。
      至此,金本位彻底结束,黄金退出了货币体系的历史舞台。随着金本位美元的终结,尼克松为美国设计了一套新的货币体系:美元石油本位体系。
       在美元黄金本位时期,一次次的美元危机,本质上都是黄金危机。所有的信用体系都锚定在黄金之上。随着美元石油本位体系的开启,一次次的石油危机取代了一次次的美元危机。

二、石油本位
      在美元金本位体系下,美元的信用基础是,任何人持有美元,都可以兑换等价的黄金。美国政府对美元持有人负有无限代偿义务。
        在美元的石油本位体系下,美元的信用基础是,任何人持有美元,都可以用美元来购买石油。这个体系要求,美国必须有强大的武力威慑,来保证产油国不能以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来计价和结算石油贸易。同时,也通过武力威慑,来保证石油消费国,要购买石油,必须得储备大量的美元。
        美国提供美元,和武力威慑。产油国负责生产石油。石油消费国,负责储备美元购买石油。石油生产国,因为石油贸易,积累的大量顺差,再回流到美国以平衡美国的贸易逆差。同时,石油消费国,因为储备了大量的美元顺差,这些美元也要回流到美国,来平衡美国的贸易逆差。这就形成了石油美元环流。
       从纯粹的货币角度看,石油为什么可以取代黄金呢?按照中国传统的货币制度和金融文化来理解,黄金之所以可以成为货币之王,是因为物以稀为贵,黄金太稀有,所以黄金是天然的货币。但是石油稀有吗?并不稀有。所谓的石油再过几十年就用光了,这都是炒作出来的。
      那石油本位取代黄金本位的货币逻辑到底是什么呢?答案是美国的武力威慑。武力控制产油国,武力控制石油贸易航道,和关楗的港口与要塞。尽管石油并不稀缺,但是它作为工业能源,不可或缺,不可替代。这便是美元的石油本位成立的逻辑。
       在金本位时代,因为黄金天然稀缺,所以只要商品供给增加太快,那么就必然的要造成通缩。并且,金本位还要应对希特勒和斯大林这些物质生产本位者的挑战。美国参与二战,美国打越战,从金融角度看,都是因为维护金本位。
       如果希特勒和斯大林,随便他们两个人中哪一个赢了,那么金本位都会被抛入垃圾桶。美国的黄金储备,也都会变得一钱不值。要知道,在希特勒和斯大林这两位生产本位者眼里,黄金根本就不是财富。他们都喜欢以货易货。
      美国为了维护金本位,陷入了越战的泥潭,战争扩大导致债务增加,国际收支恶化,人们纷纷抛售美元,兑换黄金。尼克松为什么不敢继续打了,因为再打下去,美国的黄金都会被人挤兑光。美国的手段,已经伤害了美国的目的。那这场战争,还有什么意义呢?
       停止越战,也并没有成功的阻止金本位的崩溃,摇摇欲坠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还是不可避免的倾塌了。黄金落幕,石油上位。
      上面我们说了,因为石油并不具备黄金储量的天然稀缺性,而且在开采上也很集中,不像黄金那么分散。本身不稀缺,产量也可以人为的控制。这是金本位货币体系,所不具备的特征。这也意味着,在石油本位体系下,美元的信用扩张,不会受到货币锚定物稀缺性的限制。
       并且,美元的石油本位体系,权力和义务出现了分离。在黄金本位时代,只有持有美元,就可以兑换黄金。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美元的信用,建立在以黄金偿还债务的基础之上。
       在石油本位时代,你持有美元,美国能代偿你什么呢?它什么也代偿不了,美元就成了空头支票。美国给出的答案是,你拿着美元,可以找石油生产国兑换石油。美国欠债,石油生产国代偿。欠债还钱,不复成立。
      这种权力和义务的不对等,是中东乱局的深层根源。伊朗为什么会爆发伊斯兰革命,从亲美走向极端反美呢。原因就是,伊朗承担了代偿美元的义务,但是却没有享受到对应的权利。石油被控制在美国的代理人手里,伊朗大多数人民并没有享受到石油贸易的利益。
      自从美元从黄金本位切换到石油本位,再也没有爆发过美元危机。取而代之的是爆发了一次次的石油危机。
      美元危机,是因为人们对美元的信用产生怀疑,所以要抛售美元兑换黄金。而在石油本位时代,美元本来就是虚假信用,大家都抛售美元,兑换石油吗?石油本来就不稀缺,不存在把石油都兑换光的情况。可见,石油本位,不仅美元是虚假信用,石油也是虚假的锚定物。
       那为什么还会爆发一次次的石油危机呢。石油危机,是美国所导演的,用来盘剥石油消费国的美元储备的一种金融手段。石油消费国顺差太大,积累了太多的美元储备,就会造成严重的国际贸易失衡。怎样才能让石油消费国,把美元储备多掏出来一些呢,把石油价格炒高就行了。
       在石油本位时代,这里面的变数,是俄罗斯和伊朗。石油价格高企,伊朗和俄罗斯跟风搭车,也能享受到石油贸易的红利。而一旦伊朗和俄罗斯,完成了资本积累,他们就会把经济力量转化成军事力量,寻求打破美国的武力霸权,打破石油本位体系下的义务和权利的不对等格局,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这样以来,伊朗和俄罗斯,会寻求和最大的石油消费国中国开展直接贸易,把美国这个石油贸易中间人去掉。那么石油本位制也就会寿终正寝。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局面,为了把搭顺风车的俄罗斯和伊朗踹下去,美国又导演了石油价格的暴跌。在美国的石油本位体系中,石油涨价,坑中国,石油跌价坑俄罗斯。
       我们前面说过,石油本位的前提是武力威慑。谁敢挑战美元的石油本位,美国就会发起战争惩罚它们。萨达姆,卡扎菲们,这些挑战者,都被处死。但是这次来挑战的是俄罗斯。为了惩罚俄罗斯,美国策动乌克兰战争。结果是俄罗斯直接吞并了克里米亚。
       在乌克兰偷鸡不成蚀把米,美国继续策动叙利亚战争,结果更加的不理想。这次蚀掉的可不是一把米的问题,很可能蚀掉的是美元石油本位的根基。俄土伊三方协议,把以色列和萨特,以及美国的雇佣军ISIS,都抛在了一边。如果未来的中东格局,被俄土伊所掌控,那美元的石油本位的基础,就不复存在。
       俄罗斯的能源要输往欧洲,需要途径土耳其,中国的商品要输往欧洲,也需要途径土耳其。土耳其除非是傻子,才会对这种巨大的机会视而不见。所以土耳其反水背叛美国,也是情理之中。因为背靠欧洲收过路费,才是土耳其的光明未来。土耳其最终会导向石油欧元,成为欧洲连接东方的一个门户和桥梁。
       对于伊朗来说,为了能够获得石油贸易的红利,它需要取得区域强国的地位。这就离不开中国的支持。伊朗会导向石油人民币。对于俄罗斯,美国用武力控制石油贸易不合理,俄罗斯要成为最大的石油生产国,它就势必要打破现在的美元石油本位。建立石油卢布,才符合俄罗斯的国家利益。
       未来的中东,是人民币,欧元和卢布并存的格局。至于美元,如果美国失去了武力控制全球石油贸易的能力,那么美元的信用,就会迅速崩溃。为了在失去对石油贸易的武力控制之后,还可以为美元提供信用支撑,所以美国迫不及待的要进行能源革命,推动页岩气和页岩油的发展。
       从美国最近几年的能源革命看,原油真的稀缺吗?一点都不稀缺。
       美国的两手准备是,尽可能的捍卫自己的石油本位货币体系。如果不能,就退而求其次,以本土的能源生产,为美元提供后续的信用支撑。不然,美元真的会一夜之间变成废纸。
       从70年代,美元石油本位货币体系确立到现在。这过去的几十年里面,美元在酝酿一场超级的信用危机。和美元金本位体系一样,美元石油本位,也经历了信用的需求,信用的扩张,信用的崩溃三个阶段。我们现在所处的,正是石油美元信用崩溃的阶段。
       它的标志是,美国不再具备武力征服全世界的能力。虚假的信用,虚假的锚定物,在这一天,都如同退潮后的裸泳者。石油美元信用的扩张,它的受益者是中国这样的制造业生产国,这导致了严重的生产过剩。
       同时,因为石油根本就不稀缺,美元的信用扩张是一种缺少限制和束缚的无度扩张,这导致了信用过剩。我们当前的世界性经济危机的特征,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因为它呈现的是生产过剩和信用过剩的双重过剩,币重货也重。
       在金本位时代,要么是生产过剩,要么是信用过剩。还没出现过生产和信用同时过剩的情况。这一幕,实在是太诡异了。这也反映出,在工业文明时代,人类还没有找到真正的货币。一战二战,还有目前的这个乱世,都是因为人类还找不到完美的工业文明货币。黄金和石油,缺陷都十分的明显。
      现在全球面临的一个很严肃迫切的问题是,如果石油本位被打破,美元会出现末日崩溃吗?如果美元出现了末日崩溃,那么对于世界经济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为了挽救美元,为了避免这种结局出现,美国除了付诸武力,并没有其他的选择。在真正的完美货币出现之前,为了生存,终止自由贸易,建立贸易壁垒,发起更多的战争,这似乎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大国之间,军备竞赛的大幕,已经拉开了。

三、航母本位
      美元的信用背后,是石油本位,石油本位的背后,是武力威慑的航母本位。以维系石油本位所建立起来的美国军备体系,一方面是打击和控制中东那些产油的弱国小国。另一方面,是控制石油贸易的海上和陆上的贸易运输路线。
      美国控制阿富汗的目的,是为了阻挠中国直接连通中亚产油国,也可以阻挠中国开辟另一条路线连接伊朗。在陆上的出口,美国要把中国的力量,堵在家里面。美国要控制马六甲,则是为了控制海上石油贸易航道和要塞。
      简单的总结下,美国的策略,是把产油小国攥在手里,把大国堵在家里,在海陆交通要道上设卡收费。这便是美国以美元对世界进行货币统治的核心。
      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还有军备体系,都是以维护石油本位所建立的。现在情况变了,大国要冲出来,中国冲出来了,俄罗斯冲出来了,伊朗这个不大不小的国家,也冲出来了。这就迫切的要求美国,在军备战略上进行转型,从维护石油本位体系的军备,转向进行大国总体战的军备竞赛。
       美国过去的那些军事体系,对大国来说,基本上没什么用。很多人认为,美国马上就要跟俄罗斯和中国打一仗,这仗怎么打呢。根本没法打,因为美国的那一套都是用来打伊拉克那种国家的。以打伊拉克那种国家的军备,和中俄展开大国总体战,这是自取其辱。也就是说,对战争的准备,美国是很不充分的。
       在战争准备上,为了避免与中俄两线作战,美国迫切的需要与俄罗斯和解。当年希特勒对斯大林也是这么干的。美国的对俄战略,主要是这个目的。美国要联俄制中根本就缺乏现实条件。让俄罗斯帮着美国打中国,就好比希特勒让斯大林帮着德国打英法一样荒谬,根本就不现实。当年斯大林吃亏上当,普京今天应该不会重蹈覆辙。
        美国第一重要的战略问题,是避免两线作战。第二重要的战略问题,则是制造业回流。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根本上是为了进行军备竞赛,增加就业只是一个幌子。因为没有完备和庞大的制造业体系,就支撑不了大国总体战。等战争一打响,要什么没什么,后勤马上就得崩溃。
       从这点看,中国的企业,如果响应特朗普的制造业回流号召,迁徙到美国,这是一种间接资敌行为。
       对美国的军备竞赛来说,第三重要的是钱的问题。特朗普什么武器都想要最好的,但是美国政府又没钱。不仅美国政府没钱,美国人民也没钱,如果在公开市场上举债,利率会飙升,就目前美国经济的脆弱程度而言,高利率会彻底摧毁美国经济。那到底从哪里来呢?特朗普能想到的,是通过减税来笼络寡头们,和寡头们达成交易,换取他们对军备竞赛的支持。第二个渠道,是发动全世界的精神美国人,都去换美元,用其他国家的钱,去发展军备,打击其他国家。
        企业主把制造业迁徙到美国是资敌行为,中国国内的居民换美元,同样也是资敌行为。当然了,居民换美元,还只是小打小闹。换美元的主力,是那些大的金融买办集团。他们都是上千亿的换美元,香港就是他们的洗钱中心。为了弄钱,这么荒唐的点子,不知道特朗普是怎么想到的。
      第五个比较重要的事,是航母作战体系,对大国总体战,也没什么用。但是美国只擅长这些,如果以航母为核心的作战体系要废掉,那么未来和中俄展开总体战,美国有没有什么新的作战思想呢?现在看,还没有。航母这个东西,也就是吓唬吓唬小国还差不多。对大国作战,只能起到封锁航道的作用。
        为什么美国一直强调,南海是美国的核心利益呢,因为如果南海被中国控制,中国的战斗机和中程弹道导弹,以南海岛礁为基地,对马六甲进行打击,那么马六甲海峡的美国驻军,生存机会就变的很小。
       如果失去对关键水域和关键航道的控制,那航母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中国会派海军到夏威夷和美国航母决战吗,显然不可能出现那种作战环境。中国只要能摧毁马六甲的机场和港口,取得制空权之后,然后派轰炸机和战斗机再去打扫几遍就行了。
       美国现在的战争思想,和作战体系,对于它未来的战争目的来说,都已经滞后了。军备竞赛,美国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为了挽救美元,军备竞赛是一个看起来很管用的药。但是这个药,远水解不了近渴。并且,以美国过时的军事思想看,这个药很可能是一味毒药。
       除了人们都容易理解的石油本位和航母本位,美国人为了给美元找到新的锚定物,为了给美元续命,还有其他很多异想天开的阴谋。比如,气候本位,粮食本位等。

四、气候本位
       黄金之所以能成为货币之锚,是因为它天然稀缺,物以稀为贵。石油之所以能成为货币之锚,是因为工业生产离不开能源。按照这个思路,还有那些东西可以成为货币之锚呢?
       碳排放权就是其中的一个。全球变暖,全球气候大会,碳排放权,碳交易,它们合在一起,就构成了美元的碳本位体系。碳本位,是一种气候本位。不得不说,美国人很能异想天开。
      碳排放权,和古代欧洲人的烟囱税很像。为什么美国人能想出来这种异想天开的鬼主意呢,因为精神病人思路广,是西方人的传统。古代的欧洲,不仅有壁炉税,还有窗户税,大门税,烟囱税,壁纸税,墙砖税,玻璃税。
      人活着,总得吃饭,吃饭就得做饭,只要在生火做饭,烟囱总会冒烟。只要烟囱冒烟,就可以对烟囱征税。碳排放权,就是工业文明版本的烟囱税。在现代文明社会,直接征收烟囱税一般的碳排放权税,听起来似乎不合适,大家也都不服。怎么办呢,就需要编制一套又一套的谎言。这一套谎言的基础理论,就是全球变暖。
        只要人们都深信全球在变暖,如果阻止全球变暖,就可以拯救人类。那么人类就会心甘情愿的接受碳排放权。而美国人自始至终,操纵并控制了气候大会和碳交易市场,那么碳交易,就得以美元来定价,以美元来结算。
       我们看到的,全球变暖,气候大会,地球关灯一小时,PM2.5,雾霾炒作,还有那个纪录片穹顶之上,它们背后的那双手,全都是金融战争。碳排放权交易,不是为了拯救人类,它本质上是一场金融战争。围绕着这场碳本位金融战争的一切炒作,也都是无中生有的骗局。
       靠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能给美元治病吗?特朗普是一个比较务实,而且只相信物质力量的人。他大概觉得这些东西就是自欺欺人,所以他上任后,马上就废除了奥巴马的气候法案。花那么大钱,大费周章的去骗人,还不如老老实实把钱省下来,用以发展军备更实在。美国是气候本位的总策划者和操盘者,如果美国退出这场骗局,意味着,未来围绕着碳排放权的一场场宣传炒作,也都将会失去经费。第五纵队们,这下又断了一把狗粮。
       特朗普为了省钱,不仅断了气候战的狗粮,也断了那些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文化战狗粮。碳本位,可以给美元续命吗,连特朗普都把它当破鞋一样的扔掉了,可见它根本不管用。

五、粮食本位
       农业的核心,在于种子产业。种子产业的核心,在于育种技术。只要控制了种子,就能控制全球农业。控制全球的农业,人只要吃饭,就得买粮食,只要买粮食,就得种粮食,只要种粮食,就得找美国人买种子。
      只要买种子,就得以美元计价和结算。这一套体系,是美元的粮食本位构想。它的核心,在于转基因技术。转基因真的仅仅是一项生物技术吗,挺转基因真的代表科学,反转基因真的就代表伪科学吗?根本不是这样。转基因的本质,是一场由美国策划和导演出来的金融战争。所以,各行各业,都应该有一些金融意识,而不是就事论事的看问题。
       现实世界,远比人们想象的更复杂,更险恶。就目前的全球可耕地,和全球人口的情况看,根本就不需要通过转基因技术来大幅提高粮食单产,只要把美国休耕的耕地都种满粮食,都足以养活全球人口。
      并且,转基因技术,也并不能大幅提高粮食单产,尤其是小麦和稻米这两种主粮。很多人一听转基因就认为可以提高粮食单产,这是一个误解。转基因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提高粮食单产解决饥饿。而是为了控制和垄断全球粮食生产和农业生产。从而为美元找到下一个锚定物。
       转基因种子,一旦播种,就会对非转基因种子,进行基因污染。这种基因污染是不可逆的。如果中国的农作物,都被污染成了转基因农作物,如果中国再想进行非转基因育种,就根本没有干净的种子可用。如此以来,中国人就得世世代代的接受美国育种公司的控制。
      美国的育种公司和生物公司,在中国培养了很多代理人。他们打着科普的旗号把所有反对转基因的人,都打成伪科学。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科普恐怖主义。方某某,某乎网,某壳网,这些人和这些网站,都是拿钱干活的人。也有被洗脑不拿钱自带干粮干活的傻子。
      在高层,他们渗透到了中国的国务院,在科研机构,他们则渗透到了中国的大学,和各类各级研究所。资本的力量,太过于可怕。如果一个国家,它的社会精英成天宣扬这些谎言,时间长了,人们也就觉得这些谎言是科学。在产业层面,这些美国种子公司和生物公司,和中国本土企业,组成了很多合资企业,对中国的种子产业进行渗透,培养买办势力。
       粮食安全不是儿戏,如果放任外资染指中国的舆论,染指中国的农业,那么中国未来的粮食安全,就会出现问题,从而受制于人。如果丧失了农业主权,美国可以以此为要挟,逼迫中国必须全面和美元绑在一起。那么粮食美元,就会大获成功。目前看,美国为了省钱,开始全方位给中国这边的狗毛们断狗粮。另一方面,中国除了打苍蝇大老虎,也在开始打狗。这些为外资转基因技术摇旗呐喊的狗毛,也在开始被逐步的清理出教育和科研机构。
      这个逆转说明,美元的粮食本位,也宣告流产。靠粮食本位续命,这也不是一个管用的药。

六、无药可救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金本位的信用崩溃,迫使美元切换到了石油本位。当前全球经济的基本问题是,石油本位,也将面临信用崩溃,这一天越来越近。
       当年金本位崩溃后,找了石油来续命。如果石油本位崩溃后,美元还能切换到什么本位来续命呢?气候本位的设计,已经被特朗普抛弃。粮食本位,只要中国清理掉那些吃狗粮的买办势力,这个也是不成立的。美国花那么大代价,中国的决策层,只要按一下开关,就前功尽弃了,这也不是一剂良药。
       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本位,这些技术都可以复制,到最后大家比的就是算力和电力。可见比特币和黄金,石油相比,并不具备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之锚的条件。
       金本位,是欧洲从中国货币体制和金融文化里面继承过去的,准确的说,它是农业文明和手工业文明的残余,也是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的一个过渡货币。石油本位,则是工业文明时代的一个临时的,不成熟的尝试。为此,全球承受了空前的信用泡沫扩张,承受了巨大的虚假信用繁荣所带来的灾害。
       回过头来看,如果希特勒赢了二战,或者斯大林赢了冷战,那么现在的一切虚假繁荣和信用泡沫,可能都不会存在。或者,如果当年中国大跃进成功,在短期内中国成为了一个超级大国,统治了世界,那么眼下的虚假信用泡沫,也不会存在。
我们当前关于经济的思想,关于金融的思想,可能一切都错了。如果我们没有错,怎么会弄到今天这般无法收拾的地步呢。这个错误的代价,就是一场超级信用泡沫的总崩盘。
        欠债不需要偿还,债主们还都觉得无所谓,并以此建立全球信用体系,还有比这个更严重的错误吗?这根本就是对信用的嘲讽。比这个更严重的错误是,人们还对美元这个虚假信用,产生了经济依赖,和精神依赖。后面看,即使是中俄欧瓜分石油本位,那还是对石油本位的延续,也是对这种错误的延续,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人民币国际化,在目前以外储为锚的情况下,任重道远。一个货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根本前提就是,它不会以另一个货币为锚。美国需要大量的外汇储备吗?美元需要锚定其他货币吗?自然是不需要的。只有外层货币,才需要锚定基础货币。
       如果不锚定美元,不锚定一揽子货币,那人民币真正的锚应该是什么?如果我们在后美元时代到来前,找到了这个锚,那么在后美元时代来临后,人民币取而代之,才不会手忙脚乱。
      金本位货币体系的风化和解体,整个过程中,伴随着一系列的战争和混乱。现在,石油本位,行将风化和解体,美元已经无药可救。一个沸腾的乱世,喷薄欲出。
       在这个乱世过后,等一切风平浪静,那时候,人们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因为只有先摧毁一个旧世界,才能建立起来一个新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