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后沙月光:周恩来:中国情报战线的统帅  

2017-01-09 10:5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恩来,一位近乎于完美的人,如果面面俱到的去写,估计几本书也不够。外交,统战,情报方面他都堪称统帅。本文的“统帅”,没有政治涵意,更多的是一种敬意。

       这个名字,本身就意味着一个不朽传奇。人靠能力立足于社会,能力包括很多很多方面。以周恩来的能力,投身中国革命,出发点不是为了当多大的官,他无论站在哪一方,都将取得极高的地位。

       这是北伐战争时的两位主要人物,黄埔军校的校长和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站在了人民一边,因为他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蒋介石站在了压迫者的一边,最终只能在小岛上苟延残喘。

       周恩来从事着最危险的事业--革命。险像环生是家常便饭,稍有差池就是人头落地。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好运相伴,当然,这也是国家的幸运。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412反革命政变,大肆杀害曾经的共产党盟友。周恩来在七宝镇被捕。押往司令部后,潘宜之,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桂系将领(当过老蒋秘书,北伐军小领导),打了个照面,就偷偷把周恩来给放了。论交情,两人以前也不是很深,但就这么巧,潘敬佩周恩来为人。不然,周恩来可能早早的成为革命先烈。所以说,人脉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你的人品。

创建特科

       周恩来参于情侦工作之始,应当是1925年8月20日的廖仲凯被刺案。他带着陈赓,没日没夜的进行了案件调查。 他们意识到情侦保卫工作的紧迫性和必要性, 国民党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1926年9月,陈赓,顾顺章,陆留等人被秘密派往苏联,学习这方面工作。1927年11月9日,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在上海召开,正式成立了中共中央特科。还有一说是11月14日,这是开闭幕时间上选择。1928年11月,中共中央成立特委,特委领导特科。特委由向忠发(总书记,挂名)周恩来(实际领导人,制定工作原则和方式),顾顺章(特委中专管特科)特科之下,又陆续设了四个科: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红队),通讯科。分别称为一科,二科,三科,四科。各科领导人变换,下面用最简明方式说明一下,因为很多网上文章弄不清楚,看谁都是特科负责人。

        一科:洪扬生(1927-1931)陈云(1931-1932)康生(1932-1933),之后还有其它四位。

        二科:陈赓(1928-1931)潘汉年(1931-1933)王世英(1933-1935)

        三科:顾顺章(1927-1931)康生(1931-1933)邝惠安,王世英(1933-1935)

        四科:李强(1928起直到改组取消)

       李克农,胡底,钱壮飞三人与陈赓联系,所以1931年顾顺章叛变时,他知道中共在中统有内线,但不知清是谁。整个特科实际掌门人就是周恩来。

危险与原则

        特科工作极度危险,所以必须以“绝对秘密”为原则。

       中共领导人在上海出门不能携带任何文件,机关之间联络,传递由交通员负责,而交通员在穿扮上要根据个人气质,学识来定位。不是人人都能扮老板,教授,也不是人人都能扮三轮车夫,沿街小贩。

       低调,一定要低调。一得瑟可能就有杀身之祸,顾顺章在汉口就是太得瑟了,去大街上变魔术。

       周恩来从革命成功,到担任总理,作为领导人,“以身作则”方面,他绝对是楷模,你教别人怎么做事?你首先就要做得更加到位。现在不是有的官员在台上声泪俱下,台下啥都敢做吗?进去的,哪一个还记得“以身作则”?

        周恩来在上海领导特科时,知道他住处的,不会超过三个人,而且经常换住处。住址要换,名字也要换,有的房子租来,只住半个月,一个月就走人。搬一次家,改一次名,别说看电影消遣之类,连串门访友也是绝对禁止,常人很难做到这些。白天不出门(除了国民党特务,还有拎不清的熟人大街会拉着你),晚上十点后才能活动,清晨六点前回来。

        从法国的少共,到回国革命,周恩来一直视组织原则为生命,特科能在上海一片白色恐怖下活动,离不开周恩来的出色领导和组织能力。

        周恩来从一开始就定了特科的原则“不搞暗杀”(叛徒除外),明确政治斗争方向,而不是单纯的恐怖对恐怖。

       1929年,一直死盯特科的法租界“包打听”们,令特科行动很不方便,顾顺章策划了干掉几个重要“包打听”头子的计划。

        当时,高级包打听开会都躲在一品香饭店包厢内,顾顺章带人察看好饭店地形后,决定在饭店里安放炸弹,让包打听们灰飞烟灭,当然,无辜民众会伤及更多,周恩来坚决制止了这一次行动。

        “绝对秘密”原则,意味着很多人和事都必须单线联系,否则,一个叛徒会导致全军覆没。简单说就是甲与乙联系,乙与丙联系,但甲跟丙毫无关系。每个人只知道自己的工作情况,连“中央特科”的单位名称,很多人也根本不知道。

       《孙子兵法》有云:故用间有五:有因间,有内间,有反间,有死间,有生间。其实整个世界情报机构工作原理,都是孙子理论演化而来。

        以情报科为例,上海的租界巡捕房,华界警局,宪兵队,律师所,青帮流氓,烟花柳巷,都有特科的眼线。从社会阶层从,既有上流社会,也有下层社会。

       更加神奇的是,周恩来还能把眼线插入到国民党的情报机关,三十年代,中统徐恩曾的三个特派员:上海杨登瀛,武汉蔡孟坚,开封黄凯。其中杨登瀛就是特科情报人员。在周恩来精心安排之下,杨登瀛不但没有暴露,还不断升官,形成了一张高效有力的情报网。 

        宋再生,1926年就入了党,后来是上海警备司令部司令熊式辉的政治密查员,叛徒去告密,等于把自己往死路上送。

       杨度,鼓吹袁世凯称帝的”筹安会六君子“之一,入党是周恩来亲自批准的。跟周恩来单线联系,以杨度的交际面,无论军阀,政客,官场的情报他都能弄到。而且他还是杜月笙的密友。

       如果不是顾顺章叛变,周恩来架设的这张几乎覆盖全上海的情报网,会有更大成绩。顾顺章家属受到的严厉处置,是不得以为之,但情况后来被地摊极力夸大,其实,当晚,放过了他家小孩子。

红队

        三科行动科,称为红队,也称打狗队,1927到1931期间,据上海警局统计,仅在公共租界,就消灭了40多个叛徒,还不算法租界和华界。明确对叛徒格杀勿论是在1928年10月17日的《中共中央第六十九号通告》:“对自首而反攻的叛徒,号召党内外群众共起处之以死刑。”

       罗亦农(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组织局主任),就是因为叛徒何家兴夫妇出卖,在1928年4月21日被国民党杀害。何夫妇用罗亦农的性命换来了十万大洋和护照,当然不会有好下场。罗亦农是在戈登路被捕,带走他的是英国捕头洛克。

       周恩来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由顾顺章去买通英捕房,一方面准备劫囚车(顾的计划是以送葬队伍为掩护,把枪支藏于棺材内,半路动手)。结果无论是收买还是打听囚车时间,路线,与洛克联系的都是何家兴老婆。等罗亦农牺牲后,才慢慢确定了何家兴夫妇是叛徒,并佯装不知。

        1928年4月25日上午七点,周恩来安排陈赓率红队三人,从后门入法界租蒲石路178号。何家兴刚睡醒就中弹挂掉,他弟弟中枪受伤,其妻贺芝华(也叫贺稚华,朱德前妻)头部中弹,藏于床下,重伤。整个行动迅速,明了,全身而退。一人指挥,三人分别向三个目标开枪,打完收工,不伤旁人,何家保姆安然无恙。

        1929年8月24日,江苏军委书记澎湃等四人在泸西被捕,28日,周恩来策划营救行动,顾顺章带人在上海市郊劫刑车,但功亏一篑。30日,澎湃四人在龙华遇害。出卖澎湃的是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其实当天被捕是五人,而白鑫作为告密叛徒,当然被释放。

        特科马上行动起来,要把白鑫正法,但国民党把白鑫藏得神不知,鬼不觉,红队无法侦察到他的住处。白鑫难逃一死,这种报应好像天注定。白鑫生病,给他上门治病的医生是中共地下党员柯麟,白鑫与柯医生相熟,但不知道他也是党员。

        很快,红队就弄到了白鑫的地址:和合坊四弄43号,也就是国民党上海市党部大员范争波的宅子。行动一直无法进行,因为范宅戒备极其严密。杨登瀛以中统身份上门看望白鑫,了解到白鑫准备逃往意大利,并知道确切出门时间。处决叛徒的时间不多了,特科请出红色牧师董健吾去侦察和合坊与霞飞路一带的地形和警戒情况。

        董健吾化妆前往其宅子附近转悠,画出了精确地图,及测算好最近的嵩山警局出警赶往现场的最快速度(15分钟)。特科马上在附近租了房子,准备伺机动手。时间已经非常紧迫,周恩来指示杨登瀛再度登门看望白鑫,确定其是否还在公馆内。11月11日,上午,张道藩也要去看望白鑫,于是,杨登瀛很自然的陪同前往。杨登瀛带回的消息是当晚11点,白鑫准备动身离开上海。这次出门机会必须抓住,否则,计划泡汤。当晚11点前,范争波,范争洛兄弟陪着白鑫从公馆后门出来,一行七人,行至弄堂口时。埋伏在这里的八名红队成员,从暗影里冲了出来,举枪便射,巷子内枪声大作。走在最前面的保镖韩玉秀和王某,连枪都没机会掏出来,倒地毙命,范家兄弟也先后倒下。白鑫转身就往回跑,红队追上了后,一通乱枪,毙其于71号宅子门口。红队共花了十分钟不到,开了九十多枪,全身而退。范争波命大,中三枪还被抢救过来。此案轰动上海滩,谁都知道,千万不要跟共党产过不去,更重要的是它极大震慑了叛徒们。

        强悍,高效,无情,是红队最大的特征。本领是在学习和实战中形成,1928年,周恩来和恽代英共同组织了训练班,一位讲政治,一位讲军事。练枪,特科买了驳船,驶出黄浦江,在海上射击,或者租下深宅大院,趁年节放炮时,进行固定靶,移动靶射击训练。

         1931年之前,一切顺利,但顾顺章叛变,向忠发叛变,特别是顾,使得刚刚恢复元气的中共,面临着一次重大危机。

         关于顾顺章可以参考我的小文: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一;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二。

        周恩来离开上海后,特科由陈云,康生,潘汉年等集体负责,进入了另一个时期。同时,周恩来成立了北京特科,由陈赓负责,与东北军联系,这时情报工作转变为以为红军军事行动服务为主。

        遵义会议之后,毛主席成为了情报系统最高负责人,情报工作开始与军事行动有了紧密联系。1937到1949,周恩来负责国统区情报工作和统战工作。战略情报,军情情报是这期间的重点,单线联系的主要人物有阎宝航,熊向晖等。

       解放前,周恩来就已经在台湾布局,然而因为海峡相隔,进出不便,蔡孝乾叛变后,整个台湾地下工作网络被摧毁,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后人应当谨记牺牲在台湾地下工作者们的名字,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台湾祭奠他们的英灵。周恩来领导的中共情报系统是一个庞大的隐形战场,惨烈程度丝毫不亚于真正的战场,其贡献无法估量。

      想想美国这些天又在炒作间谍战,只能说,在今天富裕安康的背后,斗争仍然激烈,向那些秘密战线上的英雄们敬礼!



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一

         说到顾顺章一定会写到中共特科,以及那些岁月地下工作者神出鬼没,充满腥风血雨的生活和工作。一般称这项工作为情报工作或地下工作或秘密工作,在官方来说,统称为保密工作。关于红色特工的传奇人生和故事,无论网络还是书籍,还有演视作品中都已展现得非常充分,也显得很夸张离奇,有的甚至脱离实际,比如开会,特工极少开会,开也不像开会的样子,也往往是几个躺着,几个坐着,这是有规定的。

        本文不会继续走传奇风格,只是把一些不为人所知的,比较日常的,枯燥的事物梳理给大家。

         中共的保密工作按阶段分为
        一,1920年的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到1927的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
        二,1927到1937全面抗战爆发。
        三,1937到1945抗战期间
        四,解放战争时期
       五,建国至今。
       这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渐进过程,同时很多经验和制度都是用鲜血总结出来。

        第一阶段工作比较粗浅,主要是防军阀和巡捕房。像中共一大,十天的会议换了三个地方,最后是在南湖游船上结束。负责通知各地共产主义小组来上海开会的是李达和李汉俊,信(通知书)写得很平常,大致是暑期放假,某知名教授来沪召开学术会议,敬请贵方派两名代表于七月初来上海法租界蒲柏路女子学校报道。(原件失存)这几封信是通过邮局分别寄送全国,就算被查到也不露破绽,而收到的人自然了然于胸。

        开幕式在蒲柏路女子学校举行,学生放假了,比较安全,校内也可以住人,张国焘,李达,李汉俊,陈公博不住校内。但为什么会址要改呢?很简单,革命也要吃饭,可是这里开完会,大家没地方吃饭。学生放假,食堂当然也关门了,手机订餐又不会弄,出门吃饭很容易暴露,不安全。于是改到了法租界望志路树德里3号继续开,大家到这里一看,精神百倍,楼下客厅,楼下锅灶,有酒有菜,不用出门,哦页!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饿肚子了。会务后勤很重要的哈!

        会议进行到第七天,有陌生人来这楼探东探西,大家马上就撤了,转移到了嘉兴南湖,直到最终结束,一个扭转中国历史进程的神秘组织成立了。

         这时期,组织部下发的党员人数月统计表名称是“同学调查表”,校名(地方党组织)男生,女生(党员性别)工读生(工人党员)农科生(农民党员)兵科生(军队党员)文科生(知识分子党员)还有正式生,旁听生等。

         总之,这时保密工作已经开展,但不是很严格,也没有专门机构。四一二大屠杀一下子杀得上海党员人头滚滚,也与此工作疏松有很大关系。

        第二阶段的情报工作是在痛定思痛中被逼了出来,专业程度和人员之精干比四一二之前不知要高要哪里去了。特科是在白色恐怖的背景下产生的,主要任务是收集,送递情报,营救同志,反特锄奸,建立电台网等。

      《潜伏》里的余则成是下下一个时期的情报人员,但工作原则,原理都是在第二阶段就制定的。余则成要把情报及时送出,没有交通员是不可能完成的。

       交通员又分内埠和外埠,简单说就是地区内传递和跨省传递。外埠交通员来回时间长,一般是送交重要人物之间的亲笔通信。内外不能串岗。

        电视里常见的是内埠交通员,有交通员就必有交通站。特科的交通站选址很讲究,必须是码头或车站附处,一地两处,分常用和备用。交通员则单线联系,拿到余则成们的情报发出讯息,由上级派人来收取,而不允许下级去送交上级机关。

       1927年10月,中央机关秘密重返上海,机关所在地的保密工作就成了重中之重,只有特科中极少数核心人物才能掌握。

        特科之上,还有一个秘密工作委员会,由周恩来负责,一般是是中共中央名义发文下达,但有时也以秘密工作委员会名义下发文件,那么这种文件就极其重要。1929年3月28日周恩来签发的《秘密技术工作规定》就是这样一件文件。与其说这是一份文件,不如说是一个总结。不但适用于机关,情报人员也要遵照。

       文件不读了,说说当时特工的“生存手则”:

        一,在沪中央各机关必须分区域隐蔽居住(一区域一部)像中共中央秘书处当时在同孚路柏德里,那么同级机关决不能跟它在同一里弄里并存。工作人员住处必须以在机关附近居住。

       二,如何找房子?
       1,必须杂居在上海市民阶层中,决不能临街显眼,最好是要绕十几个弯才能到达,自已多可能迷路的地方,暗探们也很难顺利进来。与邻居家要有砖墙相隔,确保外人看不到,听不到屋内动静。要有后门,退路越多越好。

       2,现代人租房一般都是房东明里暗里问你情况,而情报人员则相反。租房前要先摸清房东政治态度和从事职业。这个以前闹过笑话,有中共要员把房子租到了国民党大员的空余宅子里,吓死宝宝了。

      3,入住后,房内布置不能脱离民众,祖先牌位,烧香拜佛,贴驱鬼符,挂字画,端年吃粽子,过年放炮,敬神一样不能少。

       4,重要情报人员家庭化,像余则成那种已经进到敌人内部,混得不错的,老婆孩子也必须想办法配齐,条件再好一些的可以配佣人,娘姨,看门人。至少在交际时不会被人生疑。

       三,生活符合身份。

        秘密人员一般都有公开职业掩护,否则,租房第一步时,你保人就很难找。职业则最好根据你的气质,相貌,学识来定,这一点是绝对要服从组织安排。
       像下面这位的长相:

       可以作一名学生或有志青年,钱不多,但家境不错。别人也不会怀疑。

       要是长成下面这位,说自已是青年学生,或学校老师,很容易出事。所以你扮演的社会角色富或贫,你就不要怪组织了,因为拔来的经费也不相同。孙越这款,注定是要以老板身份潜伏。而不可能是三轮车夫。估计是个厨子之类的。而且要扮啥像啥,会计?你得会记帐,打算盘。小卖买人,你得知道商品行情,价格。厨子,你得会做菜。演不好,你的命就没了。做情报工作这行,没有心慈手软的,也不允许你心慈手软。

        四,文件保存
        能烧则烧,不能烧的一定要发挥想像力把它藏好。后来中央有了专业保管文件的机构,所有绝密档案都归纳集中到那里保管,叫中央档案库,市区,市郊各一个,最机密所在。

        五,不得将联系的人名,地名,住址,门牌,通讯方式记录在一张纸上,实在记不住的,要分开记,比如,袜子写上人名,帽子写个地名,内衣写个门牌。需不需要记这跟人的记忆力有关系,像周恩来,顾顺章一般都是记在脑子里,几百号人也轻轻松松。

        六,不允许写日记,
这条规定也决定后来中共先辈的日记几乎没有,好像只有谢觉哉有一本零零落落的。现在说什么发现的谁谁谁日记,都是假的。因为这是不允许的。老蒋那边则比较爱写日记。

      七,情报传递
      1,不能用书包,更不准把信封放在口袋中。要与商品或货物混在一起。
      2,接头取情报,最好是上级找下级。

      八,发报,书写。
      1,当地中共秘密电台网还没建立,只能上邮局发电报。明码电报急需发出时,必须使用隐语。
比如缺人手就说“母病危,速归”(先约定)要经费,就可以说“买家具一套XXX大洋,请速汇。”

      2,秘密书写有三宝,牛奶米汤碘酒。后来统一使用化学药水,A类书写,B类涂显。

       九,甩掉跟踪。

       影视里很多了,不述。影视里没表现的是,上街不能和同志打招呼,这极度危险。因为国民党特务一旦抓到中共情报人员,会把他带到最热闹的街口,站在显眼处。
       一来,让他认人,认一个抓一个。
      二来,就是让一些没经验又相熟的同志跑来打招呼,谁要是一看到这位同志,跑来问寒问暖,直接带走。

        十,假口供。

        万一被抓 ,在营救人员还未前来时,每位同志都有一套背熟的假口供,相关人员之间必须事先传阅记熟,其它人不能知道。谁要是出了事,外面的人员一旦探听到这份假口供,就能判断他还没有叛变,抓紧营救。

        各地交通站是整个情报网的重要支点,每个交通站是否安全,关系到很多人的生死问题,那么如何能得知各个站点的情况呢?派人巡视?不可能。

        于是就制定了一套报平安制度。每月底,各交通站发明码电报报一切安好,
有紧急情况,立刻发报。统一为六字真言”婚丧病逃委家“

        婚,“婚约已解”则说明交通站有危险。丧,“父丧速归”指接头点有问题。病,指负责人有问题。逃,指经费不符,“店员卷逃”委,“委状已下”指交通员有问题。家,“某日归家”指机关被破坏。

        那么事关绝大多数情报人员安危的核心机密就是中共中央档案库。当时上海有两处,一处在市内(周恩来负责),一处在郊区(顾顺章负责)。周恩来不知道顾顺章档案库的具体位置,反过来也一样。




顾顺章叛变后一直没有交待的秘密(特科秘史)二

         为什么要有中央档案库?
         第一阶段时,党的重要文件一般是由一个秘书或经办人来管理,一出事,就是大事,我们常在电视上看到敌人为了一本花名册,各种手段用尽,一定要弄到到手,而花名册跟这些机密档案比起来危害其实小得多。这些档案文件里何止是一个小组的花名册!

         这样就必须对重要文件的保管做出规定。1927年4月18日,中共以上海区执行委员会的名义发出《关于搜集过去文件存底问题的通知》以此确定了具体措施。
         一,将文件藏于信所屋脊梁柱上,包以同色牛皮纸。
         二,将文件藏于竹筒或铁管内。
         三,藏于屋间夹壁中。
         四,藏于亲友家中,前提是亲友不知是文件,只说贵重物品。
         五,与显眼杂货一起堆放,如货品仓库。

         这些方法都很有效,但不是长久之计。因为文件一多,必须得有个统一存放的地方。像我的私房钱就存放在整条香烟的底部,再放上几盒烟。女特务根本想不到

         中共文件的密级统一规定是周恩来在1931年1月确定的,分公开,普密,机密,绝密四级。
         公开:宣言,传单类。
         普密:与共产国际及国民党的往来普通电文。
         机密:指示,决议。
         绝密:高层会议纪录,有争议内容,军事计划。
         还有很多分类和制度细化,不述。

        31年时,中共中央必须永久保存的文件达一万多件,宪兵,特务,侦探,巡捕时常会出来搜查,散存各个机关不是明智之举,那么就得集中保管。

        保管地要绝对安全,绝密所在,绝无闪失,收集工作实际上在1929年就开始在做,1931年初才建了总库。分为“文,组,宣,毛”四种代号。
       文:就是原来的中央秘书处所保管文件。
       组:中组部。
       宣:宣传部(特科)
      毛:你猜是什么?哈,就是苏联和共产国际,因为中共私下称之为老毛子。

       之所以建库紧急,因为当时上海临时中央局秘书处曾被一锅端,数箱文件被搜走,按图索骥,造成过重大伤亡。

       建库后,存放的文件按密级分6类,在这基础上再分成13部。13部从A到M。比如,M是政治局会议纪录,J,是特科文件,L是烈士留存材料

       所有文件不能有空白边角,大字的必须誉抄成蝇头小楷。剪和抄的人员,由周恩来定名单,他选了陈为人,韩慧英,韩慧如,陈惠英,李沫英五人。

       这是两个文库中的一个,还有一个由顾顺章在郊外设立,人选也由顾顺章定。

       周恩来掌握的这一部份,奇迹般完好保存到了解放。顾顺章这一部份,由于他的叛变,完全没有相关资料细节。这些档案是核心中的核心,无价之宝。顾顺章被捕招供时,说了很多,但档案库根本没有提及。

        他打算是想留着当本钱,无论是对国民党还是共产党,都有余地可谈。因为除了他之外,连周恩来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和人手。

        周恩来手下的五人小组,是一男四女,组长是陈为人。
         陈为人:湖南江华县人,1899年生。1920年入团,随后入党。
        1923的出席中共三大。
        1927年任满洲临时省委书记。
        1929年与谢觉哉等负责中共机关刊物。
        1931年初,接受重任,管理中共中央地下档案库。
        韩慧英是他妻子,韩慧如是小姨子,陈惠英,李沫英对外身份为女佣。

        五人小组不参于党其它任务,只负责档案库整理保管。而且只能由韩慧英与中央秘书处文书科主任张唯一联系,张唯一与周恩来单线联系。

        这里才是中共最核心的机密,包括现在也一样,比如说斯诺登带走了CIA很多情报,但他能带走美国真正的机密吗?不可能。最核心的机密,大国情报部门不会采用电子化管理,否则,一个U盘装上带走,CIA岂不哭晕在厕所里。

        顾顺章掌控的这个档案库,是枚原子弹。从钱壮飞截获电文,到中共转移时,其实中共是能侦知到顾是否招了这个特大机密,他起初没招,但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侯会招。现在网上文章经常会提到顾家被灭门,一般解释是顾家人认识的太多,会很危险,所以不得不下重手。那为什么放过小孩呢?真正原因就是顾手里的这个档案库,当时特科首长判断顾顺章会让亲人去整理保管这个档案库,就像陈为人的小组一样。

         但那天夜里锄奸队什么也问不出来,放了这些人,冒的风险相当于等天塌了。最后决定灭口,而放过小孩,因为顾不可能把这事交给小孩。实际上,特科对顾的行事作风判断没有错,他的确是交给了亲人管理,就是他的岳父张阿桃(单线联系),管理人是心腹龚阿根。陈庚当时在哪里?网上说不清,有的干脆说陈庚不参加这个行动。其实陈庚马上前往顾离开上海前住过的最后一所房子搜查,曾找到一封写着“顾令岳”收的未发信。但没有收件地址,当时也没有猜到是顾的岳父代号。很多朋友想问地点呢?

         先说陈为人这一组,他们的地点在上海小沙渡路(现在的西康路康定路口)合兴坊15号。档案放在三楼阁楼里的夹壁墙中,他做到了无论是测量还是敲击,都很难发现这夹壁。但四月份就放弃了这个地方,因为顾出事了。

       平时他是个富有的竹木行大老板,一男四女住三层小楼,生活乐无边,别人看了不要太眼红哦,韩慧英在培民小学教书,身份毫无破绽。白天,他出门谈生意,晚上才开始苦逼的剪,抄,理,藏的工作。还要写索引,编目录,他身体就是在这时累垮的。

       天有不测风云,中共上海中央局秘书处又被一锅端了,1935年2年,与周恩来单线联系的张唯一被捕,韩慧英毫不知情的来与他联系,也被带走。两人临死都没有招供,而陈为人为了安全起见,与其它三名女同志连夜将档案转移到一个临时存放点。

        但接下的麻烦就来了,因为是单线联系,而且两个联系人全被捕了。陈为人无法找到组织,周恩来这边也无法找到陈为人,只知道东西是安全的。陈为人手里的经费全部花在找组织上面,以谈生意为名跑遍上海,不久就穷困潦倒,又担心妻子安危,一病不起。最后党组织找到了他,重新建了档案库,1937年3月陈为人病逝在档案前。

        再说顾顺章这一边,1931年初顾建立了档案库,4月24日他在武汉得瑟,演魔术被认出,25日就向警备司令夏斗寅告密,供出湖南湖北的党和军队机关,到南京后向徐恩曾供出五大情报,1,向忠发(但向的被捕与顾的告发没关系,恽代英是顾害死的。)2,周恩来,3,瞿秋白,三人的住所,4,中央秘书处,5,特科机关。

        钱壮飞将顾顺章叛变这一惊天消息,告知李克农并转告周恩来后,顾未必知道这个档案库在哪里,但周恩来心细,当晚就派张唯一带人直奔陈为人处,将档案转移到了金陵中路顺昌里一户备用小楼中。顾顺章虽然招了很多,但档案库作为一张王牌,他留着没说(也许他想投奔戴笠),徐恩曾只给了他一个侦缉队长的名义职务, 并暗中监视。虽然生活相当不错,但顾顺章以他在中共的地位, 显然看不上眼。他的心思忖度,常人很难去猜测,半年之后,他决定放弃与国民党作这笔交易,如果这时再报告,中统会如何看他?交回给中共?中共会放过这个害了无数同志的叛徒吗?还不如一烧了之,一了百了。

        他的档案库建在虹口唐山路肖家公馆的佣人房中,而他对特科的同志却说建在郊区,这也是陈庚等人一直找不到档案库的原因,完全被误导了。顾顺章在接到任务前,就已安插岳父张阿桃在这里当佣人,档案就藏在佣人房内的石板底下,这个小工程,龚阿根完成得很到位。至于顾顺章小组的具体情况,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线索,建国后也拼不齐。1931年11月,顾顺章趁着为岳父张阿桃奔丧的机会,化妆潜回上海。联系上龚阿根,让他趁夜去将石板下的档案取出,付之一炬。现在网上关于顾的传说很多,包括灭门案,但张阿桃应当不是在那晚死的,而且顾也不是像他女儿在凤凰卫视所说的到了1933年才回到上海。很多绘声绘色的东西,杜撰为多。他后娶的妻子张永琴倒是知道不少,但凤凰采访时她很谨慎,不像顾的女儿把一些传来传去的东西倒出来。甚至关于灭门案本身到底是当晚发生,还是控制一段时间后再灭口,也没有定论。顾顺章说明了一个真理,做特工一定要低调,没事变啥魔术,最后还是死在国民党枪口下。结果害死了无数同志,害死了家人,害死了自已。档案库他最终一把火烧了,整个心路历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后人无法去猜测,但我认为他的出发点应当是保护自已。

        挖历史很累,但看多了,总觉得这个国家不易。多少人的鲜血和生命换来了一个新中国。想想那些牺牲在台湾在余则成们,就知道为什么这行字典里没有心慈心软四个字,这个行业,不是一般人干得了的。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