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张木生:我们宁可把形势看得严峻一些  

2017-01-14 16:06: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现在经济不管出了多少问题,非常大的问题,大家看得很清楚了。但是,中国现在出现的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吗?都不是,我们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实际上在整个国际的大格局,经济大格局中,中国有一手好牌,但是经常出一手臭棋。

        你说整个的世界经济现在哪一个地方是真好啊。表面上美国去年四季度有一个5%的增加。不管是纳斯达克还是股票市场,都是20%的增加。实际上是孕育着一次更大的金融危机。它的实体经济只有11%了,只剩投机赌博新经济。

        美国整俄罗斯,乌克兰危机,明着打俄罗斯,实际上是打欧元区。就是不能让你们起来,然后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实际上的假想敌。但是在经济上是肯定不断的要占中国便宜的。占便宜没有够的,中国是美国铸币税的最大上交国。所以我们现在中国,就是2008年之后,费尽移山心力,旧常态,农村一家一户经营,城市大进大出,出口导向,不可持续了。实际上市场也是失灵了,政府也失灵了。这是最大的威胁。

        搞得好,我们可以闯出另一片蓝天,搞得不好,中国就是2015年就可以出现断崖式崩塌。

        你实际上到下面去看看。反正我是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中部、西部、东北都看了,最差的当然是像河北、山西这样的。山西的八大煤业集团,日子好过的时候没有存下什么东西,全糟践了。这八大集团,每个现在欠账都是千亿以上。东北的经济已经出现了完全造假经济。GDP完全是负的。

        东北非要造一个6%的增长。是这样的,从我们财政税收的这个地方我知道,九月份之前,基本上增长是二点几,这之后是完全是收过头税,派任务,硬派。如果我们是正常的,应收尽收,坚决不收过头税的话,今年的税收顶多是增加2%。

        比如说用电,就是增加了1.6%,运输是连续十一个月下降。你非要把这种状况说成是新常态,你怎么新常态?新常态是个美好愿景,通过努力才能实现。用老办法,投资硬拉出个中高速,那是老常态。实际上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六年,这五年之前实际上是非常简单,一个农村能吃饱,一个包产到户,多种经营,民营企业,一个是大进大出两头在外,出口导向,加入WTO之后,根本不需要你政府怎么样管,经济就是那么快速的增长,财政就是那么22%左右的速度增长。这个日子已经没有了,过去了。中国、世界都到了一个转折点了,中国也到了这个转折点了,是吧?金砖五国就是中国还是挺着一个面子,美国是更大的金融危机的前夜,欧盟基本上是垮塌式的。欧猪五国由德国来对付,法国负责那个地中海的所谓经济圈,实际上已经拉不住了,撑不住了。这个数字摆在那了,非常的明显。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需要有新的改变,我们承认,包括您讲的那个,就是说中国能发展得那么快。我们不是没有道理的,肯定是有道理的。那个道理今天讲出来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说我们既有市场经济,又有极大的计划经济。这两个是结合的,既发挥了市场的配制资源的作用,又充分利用政府的这只手。既发挥了中央政府的积极性,又让地方,其实地方政府都是企业。在一定的时间内,是能够起到比较好的作用的。但是现在这些前提条件,已经发生了变化了。你必须要指出。

         现在我们新一届的领导,大家都承认,是吧?不管是搞反腐也好,八项规定也好,反“四风”也好,群众路线,这方面都很好。

        但是对于经济,新的政府,一没理论,二你也不可能有像毛、邓他们原来的那种权威。就是说你没有理论,没有本钱,打江山也好,搞改革也好,全面的好不是你造成的。三是,你想经济结构有转变,你得有转变经济结构的方方面面的,从宏观经济到你们银行系统,到三农,到财政,都要有各个方面的能够形成顶层设计的人,没有。你看看吴敬琏、张维迎,他们所想的和设计的那个东西,根本搔不住痒,隔靴都不是。

        他们的观点,右翼不像是右翼,都是一个私有化加普世价值就解决了,盼着习近平成为蒋经国,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左翼现在变成了一个歌功颂德派,希望现在的习变成毛。所以没有人提最大的事,你想想,如果说你的设计是经济改革330条,全面推行依法治国,是180条。哪一个东西是你的抓手和纲,哪些东西是你的目,都分不清楚。用既得利益集团、官僚集团去搞新常态的改革?用一个简单的新常态来掩盖这些具体的东西,什么东西都破不了题,什么东西都过不了坎儿。你结果是一团糟,你现在到农村去看看,到农村一个一个去查,基本上我们基层组织健康健全的不多了,不是家族化的,就是黑帮化的。那个凶恶程度,那个对人的那种歧视和侮辱。我刚从很发达的地方,烟台福山区门楼镇集贤村回来,17年,那个党支部的兄弟俩,一个叫做于永坡一个叫做于永良,杀人、放火、爆炸、强奸,小官大贪一个多亿,发展40多党员,不是劳改的就是家族的,把一个很好的3000人的村子搞得一塌糊涂,而且这不是一个地方的现象。现在我们的基层组织已经是比文革后期还乱,还糟。我们的三农政策,现在就变成了二次土改,三权分离,然后可以上市,所谓的同权同股同价的建设用地,实际上没有一个地方不是靠着土地财政强支着基层的政权。土地财政在地市以下已经是占到了财政的55%以上了。

        而且这个问题根本没有人想办法把它好好的解决了。我们没有在这些年的建设中,真正的像中国台湾、韩国、日本把农协组织发展成为一个有基层的金融作用,有基层的合作作用的组织,这些都没有完成。我去看杜润生,杜老今年102岁,他说农村改革我们就完成了三分之一,后边的事都没有做。结果大家都觉得过得不错。粮食十一连增,青壮年走光了,全靠化肥、农药、除草剂,结果我们的基础工作都没有做。所以现在什么资本下乡,全是眼前的盘剥,农民可以把这个地租给你,让你用。你再过几年,所有的危机都会总爆发,今明两年金融危机爆发和财政危机爆发是非常明显的,非常现实的。

        2015年,就是今年,非常现实的危机,你有没有本事解决?实体企业的问题没有人去研究,小微企业每年死40%,生40%,这都不可怕,可怕的是根本没有出路,本来应该免税,70%的人在这儿就业。所有的资金现在都向虚拟经济流动,所有的资金都向着高利贷的方向演变。

       中国经济虚拟化程度向着美国学。然后所有的企业,你到温州、东莞、珠三角看看,除了跑路,不知道该干什么?圈一把钱,人走了。所以说这个社会危机已经是非常严重的程度了。觉得还过得挺不错,是,中国的钱真多,到年底了,政府有四万多亿没有花出去。政府在银行的存款还有18.6万亿。但是你看看我们的农村,中小企业,越来越不好过。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已经是到了一个需要中央为中国开理论务虚会的时候。在形成解决危机共识的基础上,形成一个36年改革开放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哪些东西我们干对了,哪些干错了;哪些过去对,现在不能再干了;哪些我们没有干对,需要重新的定位。现在的世界这样一个大格局,西方没有出路,失败国家没有出路,金砖国家,除了我们也都没有出路,俄罗斯没有出路,日本的安倍经济学就是一个最大的冒险,也没出路。

       如果我们能够过这个坎儿,我们就为世界上所有的落后地区,失败国家能提供一个榜样的力量。所以我说我们应该在建设问题上,也应该像在革命问题上,向毛泽东学一些东西,比如说冷战的格局下,我们是最弱的一方,是吧?人家苏联最高的时候,GDP占到了美国的70%,下滑起来的时候一两年稀里哗啦就完蛋了。我们曾经一边倒,帮苏联打了朝鲜战争,但得到156项工业项目的便宜,为中国的经济基础工业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那么到了文革,毛没有忘记看世界大格局的情况下,把基辛格、尼克松请来,给我们这边解围了。没有这个,哪有后边的改革开放啊,是吧?现在我们在经济上的最大一个危险和命题是什么?也是毛泽东提到的体制官僚化、共产党异化。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贪官可以搭台,奸商可以唱戏,权力市场化,执政产业化,基层政权黑帮化。就是抱着定时炸弹,这么击鼓传花下去不行了,原来过好日子的条件发生基础性的变化。所以,不要用简单的新常态来掩盖我们所面临的巨大问题。现在有断崖式崩塌的危险。

      但是我们也可以柳暗花明。我们不缺钱,我们也不缺掌握技术革命的人,是吧?

      我们也不缺产业更新换代的能力,你看我们的军工你就能看出来,是吧?哪一个领域都可以和美国比,那么短的时间,一点儿都不隔代地跃迁上去。现在是我们不是武器不行了,我们是跟过去倒过来了,过去我们是钢少气多,现在是气不行了。钢倒是9.6亿吨的产能,是吧?

        中国面临着一个最大的问题,说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实际上是正因为不自信,找不着自信的依据,才去回归传统,去吹那些过去走不通的老路。蒋介石一边信孔孟,一边拜基督教,他不是也完蛋了吗?
传统为什么这么红,不但能够救中国,还能去救世界,那不是扯淡吗。你拿出钱来,明年再定一个7.1%、7.2%还能混。但只是把你这些最基本的矛盾,再掩盖一年,没有用的。形势会越来越艰难,直到你根本丧失了机会,不能够再解决了。那个时候想解决就晚了。

       所以我觉得我们宁可把形势看得严峻一些,这个不是涉及到是悲观还是乐观。而是真的从各个领域,把现在的问题梳理出来,是吧?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农村的土地问题,马克思早就说过土地的私有化不行,土地的国有化也是资产阶级纲领,土地的社会化永续利用是出路。这个《资本论》里边有啊。如果我们把土地搞成社会化的,取消那个土地财政,然后真正变成一个合理的税收,让国家、集体、农民个人都在这里头得到好处的发展,这个问题就能够解决了。银行也没有那么悬是吧,无非是打几道坝,造成梯田式的,去中间商的虚拟化,然后使这个民营和最基层的农民使用资金的人能够直接结合。

       我们的国有企业,现在真正占的份额非常小。从份额上来讲,但是作用非常大,能够在世界上比拼占一席之地的,肯定是国有企业。高铁为什么成功,因为就是一家,你把法国技术、德国技术和日本技术拿过来以后,重新糅合创新,因为只是一家,才能打到世界,变成世界最好的。汽车为什么不行!因为厂家太多了,互相的压价,所以你不能够冲在最前边去。所以我们路是有的,办法也是有的,希望也是有的。而且危机最重的时候,其实是破题过坎儿,也最有办法的时候,倒逼机制嘛。关键是我们现在没有人敢说实话。把这些实的东西,真正说出来,是吧?不管是王建讲的那些困难也好,还是说石小敏讲的困难也好,我觉得都能够破题。现在再困难,也比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局面,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要好得多啊。现在关键是人不行,人不行这个东西就要靠能行的人去解决。

        问题全出来了,关键是敢不敢证实,然后现在变成都唱赞歌的话,我觉得非常危险。因为共产党的腐败,最开始的时候,像李晓宁说的江青都没有贪污问题。共产党最大腐败是一开始自己吹自己,吹捧。这个比那个贪污问题还大,有一堆坏蛋帮助共产党完蛋。所以问题是能够看清的,办法是完全可以找到的,可以非常的悲观,也可以走向乐观。关键是在于我们的领导人觉悟不觉悟,能不能选择好。

(张木生,中国税务杂志社原社长)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