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hmoooooooo的博客

述而不作 信而好古

 
 
 

日志

 
 
 
 

朝鲜战争美国访谈录  

2016-12-26 20:2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曾经几次造访过闻名世界的美国西点军校。因为对外界开放参观游览,任何人都可以在开放日去那里游玩。不需要任何特别的许可和安排。西点之成为美国东部屈指可数的旅游胜地之一,不仅仅是因为它是曾为美国培育了众多青史留名的军事将才的第一军校。也还因为此处山清水秀、风景幽美。颇似中国的长江小三峡。是一处绝佳的踏青野餐场 所。举家出游也好,款待远客也罢,这儿都是上选之地。
  其中有一次的经历格外的难忘。
  在西点校门外的游客接待中心,有一个简介军校今昔的展览。担任讲解的主要是中心的 工作人员,偶尔也会有军校的师生前来做义工服务客串讲解的。那天为我们做讲解的,恰恰正是一位现职的军校教员F。这次巧遇给我提供了一个深入探讨心中疑问的好机会,使我大为兴奋。在讲解之后,我便拖着他问问题。开始明显是出于职业习惯和礼貌,后来则越谈兴致越浓。F相当痛快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我提的问题主要是围绕着1950年代 那场朝鲜战争(也称韩战)的。
  问:美国人为何不愿提朝鲜战争?与闹的纷纷扬扬的越南战争相比,真好象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其中有什麽特别的原因吗?
  答:对我们美国军人来说,这两场战争的意义和意味都是完全不同的。越南战争是政治 上的失败,并不是军事上的失败。美国军队是在被束缚手脚的情况下打仗。由于惧怕中国参战,不准许美军越过17度线对北越的目标和基地进行有效的军事攻击。终于打成了 一场烂仗。最终只能撤出了事。而朝鲜战争则是完完全全的军事失败。
  一个世界公认最 强大的国家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立体作战,却没能打过一个贫穷国家装备原始的陆军。尤 其,是在对我们有利的大兵团野外攻防战而不是游击战的状况下失利,而且输的很惨。这是我们美国军队和美国国家永远的耻辱和疮疤。不堪回首,不谈也罢。是不难理解的。
  问:你为何要直言是失败呢?很多说法都是"始于三八线,终于三八线",算是个平局嘛。
  答:那是自欺欺人。美国军方从没说过是平局这样的话。南北韩之战的情况可以不谈。 我们着重看的是中美两军交手的这一部分。当时的实际情况是,美八军的一支先头分队已经抵达鸭绿江边。中美两军的战斗接触是在中朝边境地区展开的,单从地理 上讲,始于鸭绿江而终于三八线,胜负之势是不言自明的。没有必要歪曲和掩盖。
  问:美军失利的原因究竟是什麽?是指挥失误?还是部队战斗力有问题?
  答:两个原因都有。先说部队战斗力。参加韩战的美军部队均非等闲之旅。美八军、陆 战一师、骑一师都是美军中响当当的王牌军、常胜军。官兵又刚打过二次大战,富有实战经验。装备有世界最新型的坦克、火炮和各种轻重武器。并且拥有绝对的制 空、制海权。除了第一次战役有措手不及的原因外,实在没有什麽其它的借口可找。 美军在韩战中一再失利,不但在战役初期遭受突袭时失利,在中后期的两军对垒攻防中也胜少败多。就只能得出一个令人很不舒服的结论:装备占优的美军在战场上 的作战表现不如中国军队。
  问:战争后期,尤其是第四、五次战役呈现了互有进退的拉锯,或说是趋于平衡的状态。 是两军战斗力各有消长的原因吗?
  答:与部队战斗力没有直接关系。更多地反映的是部队的后勤能力问题。李奇微将军接 任总司令后,改以攻势防御。使得战役的被动态势有所好转。中国军队越过三八线后,拉长的运输线和恶劣的交通条件,加上美国空军的"扼杀战"狂轰烂炸。是延缓中国军队攻势,从尔稳定态势的关键。在中国军队备足粮弹发起攻击时,美军挡 不住他们的前进。
  只是在对方粮弹耗尽时,美军才有机会向前做有限的突进。换句话讲,假如中国军队并不是只有仅能维持一线部队作战一周(即李奇微将军所说的星期攻势)的粮弹,而是有足够一月之用的后勤供应。战争应该早就结束了。
  问:再谈谈战役指挥上的得失好吗?
  答:这涉及我们的老校友老前辈麦克阿瑟将军。麦将军戎马一生,战功无数。是西点军校最杰出的校友之一。也堪称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统帅之一。可惜一世英名毁于韩战。单从战役指挥的角度看,麦将军犯下了轻敌冒进的兵家大忌。有一点我要说 明,当时对中国军队的无知和轻视是美军上下的通病,并非一人之过。
  中国军队在 二战中的拙劣表现给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比如:五十万中国军队不加抵抗,就让 两万日军占领了东北三省;河北、山西一线的三十万中国军队被区区三千日军象赶鸭子一样赶的到处逃跑。在美军官兵的心目之中,中国军队是"鸭子"。是不堪一击的弱旅。否则,麦将军也不至于说那样狂妄自大的话。
  问:此国军非彼国军也。三年内战中,毛泽东挥师横扫敌军八百万。你们难道一点都没 注意和研究?
  答:问的极是。当时美国沉湎于二战胜利后的喜悦。而且有对中国军队的先入之? ?M?全没有意识到,蒋介石统领下的一群"鸭子",在毛泽东的统帅之下竞成了一群狮 子。对中国军队在韩战中表现出来的战胜困难的勇气、视死如归的气概和精明有效 的战术,我是非常钦佩的。作为一个军人,我自然是希望己方能获得胜利。但是作为一个客观论证的学者,我以为无论从战役指挥和战场表现来评判,中国军队获胜 都是合理的。我不认为美军败于有毛泽东这样卓越的统帅和彭德怀这样杰出的司令 官的中国军队是什麽丢脸的事。
  问:韩战对于以后美军以至美国的对华方针究竟有何影响和启示?
  答:美国人从韩战的失利得知,中国已不是过去的中国,中国军队也不再是过去的中国 军队了。我们必须以极其审慎的态度来重新研究中国,重视中国。尤其是毛泽东的中国。绝不能再犯轻敌冒进的错误。在金门炮战,以及越南战争中,美国都表现出 了这种审慎。这就是接受了韩战教训的直接结果。以我个人的愿望,中美之间不要 再打仗。否则将会是两败俱伤,后果不堪设想。假如有一天不得不打的话,我只能祈望那时的中国军队不再有太多的毛泽东色彩。
  问:此话怎讲?
  答: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永远赶不上我们。怕的是中国军队的 毛泽东化,或按中国术语叫革命化。中国军队离毛泽东越远,美军的胜算也就越大。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善于以弱击强,以弱胜强的军事家,毛泽东的军事思想体系及实战应用是非常的精妙独特。至今还没有好的应对破解办法。虽然我们是在 把他当做对手来研究。但是我对中国的毛泽东始终怀有最深的敬意。西点军校崇敬的两个中国的也是全人类的兵家泰斗,一个就是毛泽东。还有一个是孙武子。
  从今天的国内外形势看,中国和美国之间发生战争哪怕是局部战争都似乎难以想象,但“今天”是“昨天”历史的延续和结果,没有“昨天”的那场抗美援朝战争,今天中美两国哪怕是表面上的相互尊重与合作也同样是难以想象的。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
  从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至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在此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同联合国军亦即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联军,在朝鲜展开了一场厮杀。一方是因连年战争千疮百孔、百废待兴、人民急需休养生息、军队基本上没有海空军、战士长期靠炒面果腹的中国,一方是GDP总量占全世界的80%以上,战争经验极为丰富、武器装备最为精良、后勤保障无比充裕的强大国家集团。当时世界各国没有人怀疑“中国出兵朝鲜是以卵击石”,可历史事实是,正是这场战争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军队找到了日夜狂逃的感觉,尝够了被追杀的滋味。志愿军甚至一度越过三八线,占领了汉城(今韩国首都首尔),令整个西方世界一片惊慌。朝鲜战争的结局是,出现了“历史上签订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的第一位美国陆军司令官”,这是美国人的说法,其实,中国实现了出兵朝鲜的战略目的——把西方国家军队打回三八线以南,维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一战略屏障的存在,使东北乃至整个中国大陆再不遭受西方列强的侵犯。对此全世界至今是公认的,就连对这场战争持有否定和批判态度的我国当代“精英”们也承认:“这在中国近代史上毕竟没有先例,当然极大地激发了中国人的凝聚力与自信心。”这场战争的意义之重大,今天看来怎么评价都不为过,如果说毛泽东在新中国开国大典上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更多是一种宣示的话,那么抗美援朝战争后,中国人在全世界人的心目中真正站起来了,真可谓一战定乾坤。随着历史的发展,人们将越来越清晰地看到,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大国地位的奠基之战”,是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之战,事实上也是中国崛起之战。
  志愿军战士跨过鸭绿江急促上岸
  半个多世纪以来,尽管战争双方都不愿过多地公开提及这场战争,主要当事方美国甚至有意“遗忘”,但双方其实都在暗中深入研究这场战争中的经验教训,有关书籍、文章、评论等早已浩如烟海。从武器装备上看双方不能相提并论,特别是关键的战争初期中国差远了;从战略战术上看中国也并不十分高明,何况美国还很快找到了反制的有效对策;从兵员军事素质看,中国其实也“技不如人”。那么中国为什么能赢得这场实力相差那么悬殊的战争呢?多年来,本人也注意收集阅读战争双方的相关出版物和资料,进行对比分析和思考,恰恰是敌方一些研究结果帮助我认识到了一些事情的本质,特别是威廉·曼彻斯特撰写的被称为美国国书的《光荣与梦想》,朝鲜战争联合国军司令美国将军M.B.李奇微的《朝鲜战争》等。综合起来看,中国赢得抗美援朝战争的关键因素如下:
  首先,志愿军指战员具有压倒敌人的勇气。勇气是建立在对敌人的蔑视和必胜信念基础上的无畏气概,没有勇气的军队是不堪一击的。曾记否,中国人因缺乏勇气,在鸦片战争中败于人数不多的英国军队,从此中国开始衰落,受尽西方列强的凌辱;因缺乏勇气,中国庞大的北洋舰队还在甲午战争中全军覆没,而日本舰艇竟一艘未沉。甲午战争的惨败使一切灾难性后果蔓延、扩展。空前的、天文数字般的巨额赔款和台湾等地的割让,不但使中国国力元气大伤,还使中国人自信心丧失殆尽,完全失去了勇气,民族自卑被深深植入中国人的灵魂深处,‘支那人’彻底变成了一种污辱性称号。甲午战争后还出现了仅2000人的八国联军,未等后续部队到达就敢面对十数万清军“围追堵截”,从天津租界向中国首都北京攻击前进的“咄咄怪事”,这种“怪事”一直延续到抗日战争初期,没有勇气的中国人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但鸦片战争110年后的1950年,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战员却具有非凡的勇气,推翻三座大山后的中国人民也都“天不怕、地不怕”,有着无所畏惧的精神和气概。我们暂且不论产生这种勇气是由全新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所激发,还是受其他朴素的或者非理性的热情使然。客观地说,单就中国人此时的勇气来讲,远远超出了西方列强。具有“超强”勇气的人能够发挥出“超强”的力量,乾坤便被抗美援朝战争前线的志愿军指战员们扭转,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从鸭绿江边节节败退,在第二次战役中美国军队甚至创下了一周内败退250公里的纪录,这令整个西方世界愕然,第一任联合国军司令美国五星上将麦克阿瑟也因此“下课”。继任者美国将军李奇微在高倍望远镜中看到志愿军战士在拦阻射击的炮火中像浪涛一样冲锋时,只是意识到遇上了“不同寻常的敌手”,但当接到报告说,一支人数不多的志愿军部队排着整齐的队伍,乘着夜色从容走上一座火网密布的大桥,接近河对岸的美军营地,还向桥上哨兵打招呼使美军误认为是其盟军南朝鲜部队并获准通过,结果美军营部遭到劈头盖脸一顿猛打,美军官兵抱头鼠窜,“my God!”声喊成一片。这时李奇微惊呆了,他真正意识到美国赢得朝鲜战争是不可能的了。作为职业军人他非常清楚,在现实中演出这种好莱坞大片中才有的故事,不但需要自信和智慧,而且需要对敌手的极度蔑视,更要有无比的勇气,此等“作为”是战争艺术的最高峰。而类似战例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屡见不鲜,主动寻歼敌人是志愿军指战员的一贯作为,使美军惶惶不可终日,以致美国舆论都曾在一片悲观的气氛中嘲笑道:“麦克阿瑟被朝鲜山坡上枯萎的狗尾草吓得发抖”。
  不惧炮火向敌人冲锋的志愿军战士
  尤其令敌人难以招架的是,志愿军不断实施的近战、夜战、肉搏战等最具勇气的战法,不但使联合国军强大的海空军力量和其他重武器优势不能充分发挥,也猛烈冲撞着所有敌军的心理防线,美军士兵精神崩溃、呼天喊地、抱头鼠窜的情景不断出现。日本陆军自卫队干部学校教科书《作战理论入门》中也说:“对中国军队来说,云山战役是与美军的初次交战,尽管对美军的战术特点和作战能力并不十分了解,还是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其主要原因是他们忠实地执行了毛泽东的十大军事原则,对孤立分散的美军集中了绝对优势的兵力进行包围,并积极勇敢地实施了夜间白刃战。” 毫无疑问,当时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领导集体出兵朝鲜的决策勇气和意志,特别是志愿军指战员在朝鲜战场上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视作“纸老虎”的战争勇气,是赢得朝鲜战争的根本原因。其次,志愿军指战员具有令敌胆寒的杀气。“杀气”在中华文化中常含贬义,如汉语词典就把“杀气”释为“凶狠恶煞的形象”,把“杀气腾腾”释为“凶恶的气势”、“形容充满了要杀人的凶狠气势”等。殊不知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温文尔雅的战争,战场上一旦两军开打,那就是杀气腾腾、杀声震天,而战争的本质要求就是快速、高效、大规模地杀伤敌人。在战场上杀气是伴随勇气而生,故古人云:“勇,天下之凶德也”,敌人不怕顽强的对手,但畏惧凶狠的敌人。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搏杀,战场上不可能也不能有任何仁慈、恻隐之心,否则会使自己或自己的战友死于非命,这是战争的特有规律。其实,当代国内外军人把脸抹黑或涂上一道道深色油彩不仅是为了伪装,更重要的是使自己看上去充满杀气,以威慑敌人。我国着名军史研究者、作家王树增在其以纪实性着称的《远东朝鲜战争》一书中记载了这样的战例:
  半夜时分,中国志愿军的一支分队到达云山以南15公里的公路口,截住了一队从云山逃出的美军坦克车队。在惨烈的混战中,中国士兵赵顺山、于世雄和田有福各自和美军士兵扭打在一起。“那个美国兵很高,很胖,搞不清他是司机、军官还是机枪兵”,赵顺山回忆道。无法知道第一次和一个外国人进行肉搏的赵顺山在殊死的肉搏战中是什么感觉,就在脸对脸的瞬间,在火光激烈的抖动中,赵顺山看见“他的眼珠是黄绿色的”。扭打中,美国兵掏出了手枪,可赵顺山腾不出手来制止,于是他就喊:“于世雄!快帮我把这家伙的手枪抢过来!”于世雄听见了,腾出一只手打掉了那个美国兵的手枪。就在这时,与于世雄抱在一起的那个美国兵掏出手枪趁机向于世雄的腹部开了枪。愤怒之极的赵顺山发现了美国人身上插着的洋镐,于是他拔出来,向被自己压在身下的美国兵的头上砸下去。在美国兵惨厉的叫声中,于世雄身上的那个美国人崩溃了,他愣愣地站起来,双手抱头就跑,但是他被受了伤的于世雄紧紧地抱住了腿。赵顺山说:“我的动作更快,八寸长的洋镐已经举起来,敌人用两手抱住脑袋也救不了他。我的洋镐穿过他的手背,整个刨进他的脑袋里。”“恶战结束了,”赵顺山回忆道,“于世雄和田有福都躺在工事旁边,他们已经昏迷了。我跪在于世雄身边,他的左手还紧紧地握着敌人的手枪,牙齿咬得紧紧的,我擦着他身上的血迹,在他的肚子上找到手枪弹的伤口。我心里非常难过,他是为了我而受伤的。田有福躺在于世雄旁边,他的右腿已经断了,整个裤腿被鲜血染红,他是在肉搏之前就负伤的,可是当敌人扑上来时,他仍然用仅有的一条腿跳起来抱住敌人,一直拖到我刨死敌人为止。”“这就是我的出国第一仗。这一仗我真正试了试美国人的斤两,所谓的‘王牌’不过如此,胜利永远是我们的。”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